第19章终于来了(1 / 2)

江团眼巴巴看着那辆满载希望的牛车在晨光中越走越远。

她有很多事要做,可一切起步都需要资金,江家什么都缺,最缺的还是钱哎!

一定要成功啦!

从完全清醒过来到现在才过去一个多月,她虽然可以行走,但身体总归是绵软无力,还需要慢慢锻炼。

这次虽然想亲自去,可自己的确不合适马上抛头露面。

她决定等过些时间,尤其是有钱了,再跟江青山和柳氏提自己上街看看的要求。

牛车上,江青山裹紧身上的薄袄,二月的天气里,早上寒风刺骨,有的地方还有薄霜,可心中滚热。

这一次,他带上大儿子江景阳,这是江团要求的,说要大哥哥选头花,担心爹选的不好看。

江青山哭笑不得,也只能答应下来,他只知道娇娇这几天都跟两个哥哥在一起嘀嘀咕咕,可能要什么花都已经商量好的。

坐在牛车里,江景阳神情严肃,时不时还要深吸一口气以平复心情,他也是经常去镇上买东西的,可从来没有今天这样紧张过。

将临出门时妹妹说的那几句话反复想了几遍,这才镇定下来。

怎样谈生意,怎么才能拿到多的银子,妹妹从堂哥那里学来的,小妹学得可真快!

江青山也心中忐忑,虽然答应娇娇又去云竹布庄,可是他不知道人家布庄究竟还要不要?

这样冒冒失失送去,万一别人不要怎么办?

父子俩一路无话,很快就到了镇上,今天来得晚一些,此时云竹布庄外已经开始排队交布。

比起来上次来,这里的人只多不少,看来都是农忙过后,大家都有时间,手中也缺钱了。

江家牛车的到来引起不小骚动,别人最多也就抱着两匹布,就他赶着车来。

有人往车边过来瞧瞧:“大兄弟,你这是几匹布啊?还需要赶车。”

江青山打量那人,大饼脸络腮胡子,不认识。

可人家来问,他也得应付:“就四匹布,换几文盐钱。”

大胡子怀里抱着两匹布,听到江青山送来四匹,脸就有些不自在了,歪着嘴角一脸的不屑:“听说这些天布庄里许掌柜心情不好,就连布都卡得比以前严些,大兄弟你这布可能过关?”

这人不光话多,还手贱,靠近牛车就去抓包得严严实实的布,想要打开看看。

本来都是来交布的,相互之间看一下也没什么,可女儿出来时再三说过,自己的布在布庄没有验过之前,不能随便让人看的。

见这人一来想扯布,江青山站在牛头旁拉着缰绳想要阻拦已经来不及,一直呆在车里的江景阳眼明手快一把按住:“这位叔,我家的布是布庄定的,不能随便看。”

“哟!看不出来啊!云竹布庄啥时候开始定布了,大兄弟,你是许掌柜亲戚?”大胡子嚷嚷起来,其他人都纷纷看来。

江青山一直干农活,哪里跟这种人纠缠,况且自己家的布还不知道人家布庄要不要呢,大儿开口就说是人家布庄定下的。

还没有纠正错误,又被大胡子这一吼给宣扬出来,他的脸顿时就涨红了:“不是,我们这布……这布是有些特别。”

“有啥特别的,不都是布嘛!我就不信,你这布还能变出花来。”

大胡子也不勉强看布,嘴上可没闲着,反正这时候等着也无聊。

最新小说: 龙腾西洋 您好陛下请叫我乙方 麻辣女兵之梦在璇舞 重生后我靠着年代系统暴富了 我凭美食风生水起 龙凤双宝:恶毒后娘养崽日常 快穿女尊系统之宠夫成瘾 远古基建从签到开始 寒门小福包 皇后她只想辞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