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坏男人系统崩溃了 > 第27章 老好人的坍塌(12)

第27章 老好人的坍塌(12)(1 / 2)

单身糙爷们的房间, 他以为会是外卖袋一大堆, 垃圾桶堆满了垃圾,厨房是铺了厚厚一层灰的厨具。

甚至他做好了帮陆泽大扫除的准备。

可是陆泽的房子, 干干净净,整整齐齐, 宽阔明亮,看着这家务干的竟然比王静的都好。

陆父嘴张了半天才勉强合上。

陆泽淡淡的笑了笑, 围上围裙去厨房做饭,很快三菜一汤好了。

陆父看着餐桌上那色泽诱人的饭菜默了。

原本他是想劝陆泽复婚了, 可是这下让他怎么开口?

陆父一句复婚的话也没说就走了。

陆泽大概是能猜到陆父为什么来,但是也没打算问。

王静那边就更别提了, 断了陆父这条路, 基本没人能联系上陆泽。

好像突然之间, 他们和陆泽真的没有任何关系了。

经过了密集的宣传,陆泽终于等来了一个机会。

全国最大的食品公司好丽食派人来考察喜悦汤了。

那人是以顾客的身份来的,陆泽也没拆穿, 盯着服务员正常服务后就结束了。

很快,好丽食给陆泽开出了价格, 五百万买断陆泽的烤鱼和麻辣烫配方。

“五百万?,张经理在开玩笑吗?”陆泽淡定的坐在好丽食张经理的对面。

现在的陆泽已经是那一身休闲打扮,因为不需要坐着开车,平常忙进忙出的瘦了不少, 整个人看起来少了几分油腻, 多了几分精气神。

眉峰如刀, 目光温和如水,语气波澜不惊,沉稳的宛如商场几十年的老狐狸。

张经理暗叫不好,低估小城市的人了。

转眼之间,张经理那高高在上施舍的态度就没了,脸上堆满了亲切至极的笑容,“价格方面陆老板不满意,我们还可以继续商量。”

“没得商量。”陆泽语气淡漠的说道,“我需要的是投资人,合伙者,不是一个买家。”

陆泽说着站了起来,让服务员把打包好的甜品带过来,递给张经理,“把这个连同我的话都带给你上司,让他带给你老板。喜悦汤这个招牌在,就不会只有好丽食一家有兴趣。”

张经理也不示弱,“陆老板要考虑好,网红从来都是昙花一现,走不长久。”

“穷不挑食,富挑味,根基在,一切都在。”

两个人用力的握手。

……

今天是最后一场考试,考完就放假了。

以前,放假不用上学是陆向最期待的事情,可是现在一想到要回出租屋,陆向整个身体都是不愿。

他不明白,他怎么就把日子过成了这样?

他只是想省点钱,怎么就把巫傲霜这个祸害给带进了家门呢?

他怎么就能想到,巫傲霜明明说她已经二十二读大学了,结果还没满十四呢?

而且巫傲霜皮肤蜡黄,长得一脸麻子又老,他根本看不上好不好?

不是她故意勾引,主动脱衣服,他怎么能和她上床?

陆向拼命的捶自己的脑袋,恨不得现在就穿越回上床的那天掐死自己。

十七万啊,那可是他以后读书生活的所有钱!

陆向以为自己已经够惨够痛苦了,没想到一进小区就被葛舅妈给拦住了。

葛舅妈神秘兮兮的看着陆向,“小向啊,你屋子里的两个人是谁啊?”

陆向脸色刷的一下就白了,额头一个劲的冒汗,他努力压住嗓子以免自己声音发抖,“没谁,新认识的朋友,过来住两天。”

“朋友?”葛舅妈死死的盯着陆向,“我怎么在门口听见他们俩聊天,说那姑娘还没满十四呢!”

“我和她哥是朋友。”

葛舅妈呵呵,“是朋友还睡人家妹妹?”

完了!

葛舅妈一句话仿佛一盆冷水浇下,陆向从头发丝到脚底心都是冷的。

他要坐牢了!

他要坐牢了!

他要坐牢了!

陆向扑通一声跪下,“舅妈,舅妈,我求你,你千万别告诉其他人,我求你!”

“说什么呢!你可是我外甥,哪有亲舅妈不帮自己外甥的。”

葛舅妈把陆向扶起来,笑容和蔼可亲,“你别怕,舅妈怎么会害你呢?你弟弟这不是补习班要报了,没钱吗?舅妈本来想找你借点的,没成想刚到门口就听见里面两人聊天,我看他们也不想报警,你别怕啊,乖……”

“舅、舅妈。”陆向吓得牙齿都在打颤,“你要借多少?”

“不多,两万。”

“好,好,我明天去银行转给你好吗?”

听到陆向同意借钱,葛舅妈咧开嘴笑了,“那舅妈可就等着了,你知道你舅妈这个人,脾气急,一急就满嘴跑火车,指不定说出什么呢!”

“好,好,我明天就转。”

“嗯嗯。”

葛舅妈满意的走了,陆向还跪在原地,腿肚子还在控制不住的抖。

他不想坐牢,不能坐牢!

那巫傲霜的哥哥还顾忌巫傲霜的名声不愿意报警,可是葛舅妈不一样啊,她跟这件事情毫无关系,更没有丝毫顾忌。

到绝路了!

陆向一屁股坐在地上,眼前一片黑。

葛舅妈知道了,那巫家两人就不能留在家里了。

陆向在小区里逛了两个小时,总算想出了办法,那就是把巫家两兄妹赶紧送走。

到时候,人都没了,证据也没了,就算葛舅妈说出来了,又能怎么样?

陆向觉得自己很聪明,终于在绝境中找到了办法,立刻回去讨价还价,最后用七万买通巫家兄妹,让他们两个滚蛋。

巫家兄妹本来就觉得陆向是个穷鬼,开价十万也没指望能拿到十万,有了七万也不亏本,两个人手挽着手欢欢喜喜的走了,顺便还领了号牌,打算吃一回想了很久的喜悦汤。

看到两个人的陆泽转身就报了警。

很快,警察开着警车来了,将两个人带走了。

这两个人可都是有案底的。

陆向租的房子距离喜悦汤并不远,一听见警车鸣笛的声音,浑身都在哆嗦,连忙收拾行李准备跑路。

可惜,刚一打开门,就撞上了过来找他录笔录的警察。

陆向吓坏了,砰地一声关上门,打开窗户就往下跳,咚的一声,三楼,跳下去,摔断了腿。

就这样,陆向还揣着钱,拖着断了的腿死命的跑。

专程过来通知陆向被骗了的警察同志:“……”

最终警察同志依旧负责的把陆向送到了医院,并且在路上跟他详细的说明了此行的目的。

原来,巫家兄妹是诈骗惯犯了,流窜几个省作案,是罪行累累。

而且巫傲霜的身份证根本就是假的。

甚至她原名就不叫巫傲霜,叫巫梅,已经二十五岁了!

吓得三魂七魄都散了一半,还断了一条腿的陆向:“……”

最终陆向支付的封口费七万只追回来三万,其中四万,在陆向刚给了钱之后就被巫家兄妹拿来还赌债了,根本追不回来。

听到消息,刚刚打了石膏的陆向气的一口血差点直接喷了出来,外伤加内伤估计没个一两个月是好不了了。

陆泽听到消息还特地提了一篮子水果过来探望陆向。

此时,陆向已经住院一周了,花钱如流水,可是他腿没好,又是独居,回去没人照顾,只能继续住院。

这一周,只有学校老师象征性的打电话问了两句,陆爷爷过来探望了一次,其余一个来看望他的人都没有。

一个人孤伶伶的,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这时候陆向才知道自己做人有多失败,这陡然一下看见陆泽,那些怨恨突然就忘了。

陆向骤然想起刚开始的时候,他日子过的有多轻松。

父母刚去世,一大堆要处理的烂事,丧葬,招呼客人,保险赔偿,各种手续流程,那么多事,他一个都没操心过。

可是时间久了,他就忘了,忘了当初陆泽忙里忙外,累到大半夜站着都睡着了。

忘了当初陆泽跟保险公司据理力争,歇斯底里,又吵又闹,脸面都不顾了,才拿到了最高赔偿额。

他是个混蛋!

他怎们能听信葛舅舅葛舅妈的三言两语就开始怀疑他?

陆向感动且热切的看向陆泽,“大伯。”

陆泽把果篮放下,坐在陆向的床头,清冷的目光审度着面前马上快十八的男孩。

陆向眼睛里流露出的悔恨不似作假。

可是,这种身处绝境满心伤痕了迫切希望抓住什么才开始反思的悔恨,原身需要吗?

陆泽可没忘记,原身病床前陆向的那一番话。

过往恩情都是怨,十载感情皆是仇。

“警察是我叫的。”

陆泽开口即王炸,炸懵了陆向。

“半个月前,你带着人从喜悦汤门口路过的时候,我就认出你带着的那个女人是通缉犯了。”

什么意思?

陆向脑子还懵着,等反应过来,他恶狠狠的瞪着陆泽,“你早就知道?”

“没错。”陆泽已经十分平静的看着爆炸的陆向,“我特意选了他们拿到钱之后的这个时间点再报警,后来想想,确实错了。应该等他们把钱都花光了再报警!”

“你!你这个混蛋!我杀了你!”陆向歇斯底里的吼叫着。

陆泽后退一步,躲开陆向的爪子,慢条斯理的说道:“这就受不了了?放心,以后受不了的事儿还多着呢。”

“我是你亲侄子啊,你这么做对得起我爸吗?”陆向红着眼,拼命的对着陆泽挥舞着拳头,可惜他的腿还没好,移动不了。

“你爸的那份有人已经还了。至于其他的,从今天开始是你重生的第一步……”

陆泽眼神中的寒冰渐渐化掉,突然一笑,“开个玩笑。”

说完陆泽就走了,背后不断传来陆向不甘与愤怒的嘶吼声。

好丽食张经理走后没多久,sh总公司那边传来了消息,邀请陆泽前往sh详谈。

正好,也有其他几家公司联系了陆泽,陆泽也不介意走一趟,多方详谈。

和好丽食谈了三天,依旧无法联络了好丽食真正的上层,也无法改变对方高高在上的态度,陆泽最终搁置了和好丽食的谈话,转而和另外几家公司接触,最终确定了中等规模的食运佳。

食运佳一直做的是调料生意,在全国占据将近百分之十二的市场,之后就一直没有突破。

食运佳也开发过一些零食或者试图扩展过公司产品线,只是反响都一般,和陆泽谈过之后对他的经营理念和想法都很赞同,并且食运佳是陆泽所接触过的公司中诚意最足,让步条件最多的一家公司了。

足足花了半个月的时间,陆泽才和食运佳确定好了一系列的发展合作规划,公司老总考虑到陆泽还没买车,特意让秘书提了一辆新车给他。

陆泽这次准备开车回乡,没想到在半道上遇见了打车的唐冰冰。

陆泽落下车窗,“去哪里?”

他乡遇故知啊!

唐冰冰喜极而泣,趴在车窗上,“亲人!”

陆泽被她的热情吓了一跳,“怎么了?”

“亲人,陆老板,好人,我迷路了。”唐冰冰苦着一张脸说起自己的不容易。

她这一行看着网红光鲜,付出的血汗也不少啊。

她听说这里有一家乡野小馆味道很好,于是就独自一个人背着背包带着拍摄道具,跋山涉水的来了。

结果地图导航明明在这里,她按照地图导航说的下车了,绕了两个小时也没找到。

而且荒郊野外也叫不到车,这眼看着天黑了,她都准备拿出帐篷露宿荒野了,没想到遇到了陆泽!

苍天开眼啊!

陆泽神奇的看着她,这一个女孩子是怎么想到独自一个人用帐篷在荒野里睡一夜的?

这丫头神经也太大条了。

这荒郊野外的,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

还有她怎么确保他就不是坏人了?

唐冰冰带的吃的不多,都是些干粮,陆泽从后备箱里拿出了一大包零食给她,“先垫一垫,到前面了请你吃好吃的。”

“不不不,到前面应该我请你。”唐冰冰慌张的摆手,都已经吃人家的东西了,怎么好意思再让别人请客?

“好。”

陆泽一边开车一边用余光打量着唐冰冰,那张胖嘟嘟的脸被晒得红红的,都快脱皮了,可是那双亮晶晶的眼睛还是一样的充满活力。

她就坐在副驾驶上大口大口的吃着薯片,喝着矿泉水,姿势非常不雅观,可是那津津有味的样子就是很吸引人。

明明他也不爱吃薯片了,怎么唐冰冰一吃就很想吃呢?

三个小时后到了新的城市,等车停了,唐冰冰兴冲冲的带陆泽去了她五星力荐的一家海鲜店,“我跟你说哦,这家店的海鲜是我吃过最好吃的一家。”

唐冰冰带着陆泽坐下,把背包之类的放好,“我们去前面大厅选海鲜吧?”

“你先去,我一会儿过来。”

“好吧,那你喜欢吃什么我帮你点。”

“都可以。”

“那我放飞自我了哦。”唐冰冰甜甜的笑了笑,就飞奔去自己的战场了。

象牙蚌,小龙虾,大闸蟹,她来了!

过了一会儿,唐冰冰点好了菜回来,陆泽把手里的袋子递给她,“晒伤的地方不及时处理很容易破相的。”

唐冰冰傻傻的看着袋子里的一整套护肤品,“你刚才就是专门去给我买这个了?”

陆泽微微一笑,笑容温暖如春,“出门左拐是卫生间,去处理一下吧。不然你的粉丝看到会心疼。”

“哦哦,那我过去了。”

唐冰冰低着头抱着袋子小碎步飞快的跑出门,然后把包间门关上了。

唐冰冰躲在单人卫生间内,镜子里的脸爆红,不知道是因为火辣辣的太阳还是因为剧烈的心跳。

唐冰冰捧起一捧水洗了把脸,狠狠的用爽肤水拍着脸,“唐冰冰,你脑子瓦特啦?清醒一点!”

唐冰冰回来的时候菜已经陆陆续续开始上了。

最新小说: 西游:从方寸山开始无敌 西游县令 洪荒人祖,开局加入聊天群 请老祖宗出山 我的洪荒太过艰难 御灵八佰 聊斋:大唐护道人 我竟是书中大反派 道启无灵 从白蛇开始天下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