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坏男人系统崩溃了 > 第28章 啃老也疯狂(1)

第28章 啃老也疯狂(1)(1 / 2)

两人这一走一调研就是一年多, 陆泽总算见识到了唐冰冰的帐篷, 也终于明白荒郊野外一个单身女人露宿也不担心的原因了。

唐冰冰的帐篷外形是一个坟,标准的土坟!

荒郊野外突然多了一个坟, 别说没人敢靠近,就是有胆子大的, 谁敢对坟堆里爬出来的女人动歪心思?

而这时,唐冰冰突然发现, 名为喜悦汤的烤鱼调料包已经上线了。

不仅如此,喜悦汤的加盟店也在全国陆续开了起来。

某人的司马昭之心已经路人皆知了。

唐冰冰小小的得意了一下, 然后佯装镇定的找到陆泽,“为什么要我带你全国吃好吃的?”

陆泽一本正经的解释, “因为我们打算做一个可加盟的全国麻辣烫品牌和甜点品牌。”

唐冰冰圆溜溜的眼睛怒气冲冲的瞪着陆泽让他无所遁形, “我给你最后一个机会重新组织语言。”

陆泽尴尬的咳嗽两声, 看向一边,不说话。

唐冰冰步步紧逼,“最后一个机会哦。”

“喜悦汤有个职位空缺很久了, 我觉得你各方面综合素质都比较符合。”

“重新说!”唐冰冰急了,这个男人一点也不老实, 她想咬他!“什么职位?”

“老板娘。”

“我同意!”唐冰冰一下扑到陆泽怀里,这个男人除了傲娇一点,其他都挺好。

两个人历时一年多终于确定了关系,唐冰冰把陆泽领回了家。

然后, 亲家一见如故, 毕竟女儿都29了, 仗着自己娃娃脸,天天坑蒙拐骗,老两口早就急了,而且这一年来,陆泽早就搞定了两位老人,很快,两个人的婚礼很快提上日程。

婚后五年,陆泽的生意做的愈发的大了,在喜悦汤之上他又开发了不少新奇可口的零食系列。

食运佳原本就是做食品生产的,只是生产的是调料方面,调整生产线生产零食也很快,再加上以前失败的零食产业,供应方面不成问题。

新奇是噱头,能吸引人。

口味,则留下真正的目标顾客。

眼看着食运佳的股票一步步往上涨,市场份额也越多越大,把好丽食挤成老二,好丽食老总悔的肠子都青了。

而这几年,陆向靠着剩下不多的钱财,勒紧裤腰带省吃俭读完了中专,可惜他腿在那次的受伤中落下了病根,找不到什么靠谱的工作。

陆杨和王静相互防备着,嫌隙越来越深,银行催款越来越急,最终房子还是被银行收回了。

靠着卖房剩下的钱,王静供陆杨大学毕业了,可是没想到陆杨记恨王静卖了他的房子,一毕业就消失了。

王静只能一个人打着零工租住在十平米的小房子内怨天尤人的过日子,哭得多了,眼睛也哭坏了,风一吹就疼。

没有陆泽的供养,陆杨时常担心学费,也经常和王静争吵,高考考的不如前世,大学时又因为经常挂科,最终只拿到了毕业证没有学位证,无奈奔波在劳动的第一线。

这时候,他才真的明白,成年人的世界没有容易二字。

很久以后,他们看到新闻上对陆泽的介绍仍旧会心怀怨恨,可是却也只能看着无可奈何。

陆泽在百岁高龄的时候与世长辞,拥有两段婚姻,一个断绝关系的儿子,和一个继承家业的女儿。

有很多人羡慕陆泽,三十多岁创业,发达,迎娶娇妻。

也有很多人非议陆泽,他的第一任妻子和儿子无数次在报纸上骂他,他在医院里对自己亲侄子的冷漠无情视频多次转发成为热点,但是他都并不在意。

很多人说,他是为富不仁的典型。

直到陆泽死后十五年,当年喧嚣还没散。

跟着陆泽打工的黄毛儿子成为律师也过世了,他的孙子发现了自己爷爷的日记,并且公开了这本日记。

一经公开,举世哗然。

原来这些年享誉华国的许许多多杰出的人才都是通过陆泽的援助才能继续读书深造,而他们本人都不知道援助他们的人是谁。

原来当年陆泽的侄子陆向居然在危急关头抛下陆泽独自逃跑。

原来陆泽与王静陆杨之间有那么多难以说清的真相。

于是,陆泽的人设又崩了。

系统空间内的陆泽捏碎了一整套瓷杯。

“宿主,冷静,冷静!”616瑟瑟发抖的劝道,“这是意外,最多就扣三千积分,还剩七千呢!”

陆泽咬牙切齿的说,“私自泄露他人**,我诅咒孟建(黄毛孙子)一辈子吃泡面没调料包。”

616:“……”太小孩子气了吧?

算了,反正诅咒也没用,宿主正在气头上,还是别惹他更生气了。

2xxx年,孟建坐在轮椅上,已经垂垂老矣,风烛残年,还是坚持让自己的孙子推着他来到了超市。

他颤抖着手一包一包的捏着泡面,听着声音,感受着指腹的触感,神圣而庄重。

他要找到有调料包的泡面!

绝对!

一定!

必须!

其实孟建一开始也不在乎自己买到的泡面有没有调料包,可是时间久了,每一包都没有,就开始挂心了,挂在心上的时间久了,就成了执念,以至于他绝对不接受孙子买回来带调料包的泡面,一定要自己买。

终于,孟建选定了,颤抖着满是皱纹的手一点点的打开泡面袋。

那两片圆圆的面饼后面露出了一小截类似于调料包的袋子。

他买到了!

他终于买到了!

“我的泡面有调料包了!”话音未落,孟建因为太过高兴一口气没上来晕了。

那泡面从孟建手里落在地上。

什么调料包,分明是一张带包装的中奖卡片,上面写着再来一包。

孟建孙子:……

算了,还是先送爷爷去医院吧,他待会儿再买点调料包放里面哄爷爷高兴。

唉……

……

“好,我们还。”

老旧的房子内,周围一片狼藉。

陆父佝偻着瘦小的身子拉着自己老伴的手,老泪纵横,颤颤巍巍的把银行卡和密码递给了对面两个凶神恶煞的男人。

陆泽坐在沙发上,他的旁边,瘦小,头发散乱的女人伤心的哭着。

他刚穿越过来还没接收记忆,只好继续低垂着脑袋,装作伤心的样子。

两个要债的男人走了。

陆父抹了抹眼泪,来到陆泽身边,语带哽咽的说,“阿泽,这次再还了钱,爸妈就真没钱了,你要是再去借网贷,你就是把你爸妈给卖了也没钱了。”

陆泽点点头,“爸妈,你们放心,我再也不会碰网贷了。”

陆泽积极认错的态度并没有让老两口的神色缓和半分,他们太了解这个孩子了,从小就被宠坏了,每次都是积极认错死不悔改。

老两口摇摇头,转身出了门。

孙小红小心翼翼的拉了拉陆泽的衣袖,怯怯的看着他,“阿泽,爸妈都是为了我们好,家里没钱了,我们省着点花不用穿那么好吃那么好。”

大家本来就是穷人家的孩子,孙小红想不明白阿泽为什么就一定要追求那些什么潮流呢?

一条皮带好几千上万,顶爸妈和她一个月的工资了。

说完了,孙小红又怕陆泽生气,连忙说:“要不然以后你不要给我买东西了,只给自己买好不好?”

前半句家里没钱省着点花陆泽还能明白,后半句就糊涂了。

难道原身网贷出来的钱都给自己和这个女人买东西了?

这个女人又是原身什么人呢?

他凝视着面前的女孩,娇娇小小的,眼神中满是恐惧和担忧,心突然一软,点头,“我以后会省着点花的,别担心。”

“阿泽~”

就这么简单的一句,孙小红就感动的眼睛都红了,抽了抽鼻子说道:“要债的人闹了这么久,你肯定饿了,我去给你做吃的。”

“好。我去房里躺一下。”

“嗯嗯。”

看着孙小红进了厨房,陆泽走进卧室,锁了房门,开始接收记忆。

原身是一个从小被宠坏了孩子。

早些年的时候陆父陆母到城里打工,就把原身交给了老家的奶奶带着。

这陆家就这一根独苗,奶奶自然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丢了,对原身是掏心掏肝的好。

日子久了就养成了原身好吃懒做,又不知好歹的性格。

后来,奶奶去世,陆父陆母把原身接回身边,原身的性格已经定型了,根本改不了。

再加上原身嘴甜,陆父陆母觉得这些年亏欠了孩子对原身也是能满足的尽量满足,原身这个人就彻底废了。

读书不行,父母花钱读了个技术学院,结果原身还没拿到毕业证。

工作呢,陆父陆母求爷爷告奶奶又花了很多钱打点给原身找了个工厂文员的工作,平常也不需要干什么劳累的事情,可是原身上了几天班就不去了。

就这样原身蹉跎到了二十六岁。

陆父陆母觉得该结婚了,就找人说媒,城里的自然是看不上原身的,那就去老家相亲,就相中了孙家。

孙小红在孙家排行老二,上面有一个姐姐,下面有一个弟弟。

怎么轮都轮不到孙小红得宠,加上孙家老两口一心只在乎儿子,孙小红的日子过的十分难过,这就养成了孙小红柔弱偏软的性子。

孙小红的弟弟十七了,孙家老两口着急张罗媳妇,就决定把孙小红和她的姐姐孙大妞嫁出去换点彩礼。

于是孙小红就被嫁给了原身,孙小红没读过书,家里的人对她也不好,加上原身为了面子经常给她买东西,孙小红觉得原身对自己挺好的,至少比家里天天打骂要好,就顺从了。

结婚后,原身对孙小红也不错,毕竟是自己老婆带出去要有面儿,于是原身经常给孙小红买一些大牌的化妆品啊,衣服啊,首饰啊。

当然,他对自己更好。

可是,原身没工作啊,每次上班都是几天就受不了苦不去了,所以原身一直花的是陆父陆母的钱。

后来陆父陆母觉得不能再这么下去了,断了原身的粮,原身一开始还想着发奋图强,结果上了几天班,懒病又犯了。

原身以前花钱多,狐朋狗友也多,没钱了原身怕被人看不起就想办法弄钱,然后就开始撸网贷。

一开始一两万,渐渐的发展到五六万,七八万。

等逾期了,催债电话开始爆通讯录就会打到陆父陆母这里来,老两口没办法只能给原身还。

这一还,有人兜底了,原身就更肆无忌惮了,还迷上了网络赌博。

还了几次之后,陆父陆母是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可是原身还是死性不改,老两口能借都都借的,实在没钱了。

就连孙小红也在原来打工的基础上又找了两个兼职,每天工作十八个小时替原身还债,结果原身知道孙小红把他送给她的东西全都卖了还债之后还把孙小红打了一顿。

就是这一顿揍让原身体会到了发泄的痛快,每当他在外面有了不顺心的事都会把孙小红打的鼻青脸肿,这样他的气就消了,人也舒坦了。

终于一切到不可收拾的地步。

陆父被逼的心脏病发死了,陆母一夜之间就老了,原身被追债追的四处躲避,最后在高利贷的追捕中翻越跨栏被疾驰而过的汽车撞死了。

看完原身的一生,陆泽只有四个字,死有余辜。

只是可怜了原身的家人……

陆泽穿过来的这个时间点,已经是原身网贷巅峰期了,借了八万,加上前面几次林林总总,老两口辛苦半辈子的整个家底都被原身掏空了。

陆泽问616:“任务是什么?”

616说道:“原身觉得自己一辈子活的太惨了,一直为钱发愁,所以希望过一辈子富足舒坦的日子,其实就是发财。”

“天降横财?”

616表示自己也不理解是什么意思。

陆泽再次努力的回忆了一下原身上辈子的经历,看能不能挖出彩票号码啊,股票变动之类的。

最新小说: 洪荒:开局指点鸿钧传道 人在山海:开局出生异兽岛 诡异修仙:我有一座藏书阁 江湖的游戏 然后是师尊 昆仑九公子 洪荒之给我个面子 带着全族成仙 君上这厢有礼了 开局苟到了剑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