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坏男人系统崩溃了 > 第35章 佞臣(2)

第35章 佞臣(2)(1 / 2)

奇耻大辱, 不共戴天!

滔天恨意在玉雪梅胸中熊熊燃烧。

他仗势欺人, 现在还要她谢恩?

“逆女,摄政王饶了你是恩, 惩罚你也是恩,还不赶紧谢恩!”玉侍郎再次开口。

自打这逆女落水后醒了过来就处处透着妖邪, 还不知怎的和皇上牵扯在了一块,他是不想管这个逆女, 可是家族命脉,一荣俱荣, 一损俱损啊。

别看今天是这逆女被摄政王罚了,消息传了出去, 就代表着他玉家被摄政王厌弃。

到时候摄政王的党羽还不拿他献祭, 谄媚于摄政王。

整个家族百十口人靠他存活, 他也不过就一个四品小官,又如何扛得住?

要在这逆女闯下更大祸之前阻止她!

可这逆女受了教训竟然还敢用挑衅的眼光直视摄政王!

真是气死他了!

玉雪梅打落牙齿和血吞,一字一句的说道:“臣女谢摄政王不杀之恩, 今日之事永世不忘!”

陆泽没说什么,让人扶着陆钥押着陆录走了。

这是一个小说世界, 原身是摄政王,男主是小皇帝,那玉雪梅就是女主了。

当年先帝突然驾崩,摄政王根基不稳, 和其余辅政大臣较量之下扶持了自己的旧情人, 也就是太后的儿子登基为帝。

原身摄政本就是权宜之计, 他真正想要的是整个江山。

多年绸缪,原身在朝堂的势力越来越强大,当年能和原身并驱辅政的大臣退的退,死的死,如今只剩原身独大。

而这时,小皇帝也长大了,身为皇帝,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两个人朝堂内外明争暗斗,谁也不想让。

但是原身到底是经历的事情多一些,几次三番差点打压的小皇帝不得翻身。

为什么是差点的呢?

因为太后。

太后是原身爱了一辈子爱到骨子里的女人,每当危机时刻,太后总会用感情牵制原身,导致原身一退再退。

这时,现代世界的特工玉雪梅穿越了过来,一出来就洗清了原主蠢笨丑陋的污名,名声大振,并救了当时微服私访被人刺杀的皇帝,两个人因此结缘。

小皇帝和玉雪梅是男女主,原身当然是需要攻克的最大反派。

而另外两个反派就是原身的一对儿女,陆录和陆钥。

两个人分别爱慕着男女主,然后做出各种脑残事,消耗着原身的名望。

今天这桩宫墙下yao事件就是其中一件。

陆钥在整个故事中负责当女主的垫脚石,各种作妖让女主打脸。

陆录在前半部的故事中是深情男二,深爱着女主为她赴汤蹈火再所不辞,甚至因因此厌恶自己的妹妹和陆泽,多次打乱原身的计划,救女主于水火之中,就连这次的chun药事件都是他揭露的。最后在陆泽失势家族被灭后黑化,成为新的反派**oss再次被灭。

最后男女主一生一世一双人了。

原身也是死后才知道自己在一本书中。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已经死了,所以书中设定带给他的影响弱了很多,原身陡然一下灵台清明。

他七岁入军营,十七岁已经成长为一方主帅。

叛军作乱之时,为救先帝挨了三十六刀换来的王爷之尊。

他内掌朝政,外控兵权,感情淡漠,明明是一方枭雄,怎么可能会在权力斗争中儿女情长,智商掉线?

而且他执掌朝政和小皇帝太后争斗的这些年就像被夺舍了一样,竟然只会下毒,送女人,吃醋,刺杀,联姻!

这是一个位居高位的摄政王,英明如他的人应该干的蠢事吗?

他是枭雄,他是谋臣,他是冷酷无情的人,不会因为什么虚无缥缈的爱情放弃大好江山,如花美眷!

于是,他向616许愿,他要成就历史霸业,要谋朝篡位,要登上世界上最至高无上的位置,将江山踩在脚下,俯瞰天下臣民。

其实,说白了里面的人不大部分都是恋爱脑吗?所谓江山权利到最后都是为恋爱服务的。

爱情决定一切。

唉……

陆泽正在感叹着,马车停了,外面传来管家陈超的声音,“王爷,到府了。”

陆泽在仆人的搀扶下从马车上下来,陆录被抓在王府侍卫的手里就像一只小鸡,而陆钥缩着脖子,一脸茫然。

陈管家让芝兰芝碧两人扶着小姐,勾着身子恭敬的说道:“小姐先回厢房休息,府内大夫已经在恭候了。”

陆钥迷茫的眼睛动了动,凄然一笑,推开两个丫头,“我如今已失清白,活着又有什么用呢?”

陆录冷哼一声,像一只斗狠的公鸡一样瞪着陆玥,仿佛恨不得当场掐死她,“你也知道一个女人失去了贞操就不应该活着,你怎么敢对梅儿下chun药?你还有良心吗?”

陆泽没工夫听他们在这里窝里斗,冷漠的吩咐道,“把两个人都押到书房外面跪着。”

“是,王爷。”

陈管家是原身的心腹,素来只听原身的话,从来不问为什么。

陆录和陆钥一听齐齐变脸,他们以为只要回到府里,这事儿已经了了。

深秋,深夜,风很冷,青石板更冷。

两个人跪在院子里足足跪了一个时辰,从一开始的针锋相对,争吵不休,到现在一身疲惫,筋疲力竭。

陆泽是用过膳,沐浴更衣,换了常服这才踱步过来见两人。

黑色的靴子出现在两人眼前,陆泽双手背负于身后,低沉的问道:“知错了吗?”

这一个时辰的冷风吹,莫说手脚冰凉,就是脑子也早就冻僵了。

他们甚至以为会跪一夜。

陆泽突然这么一问,两人一时沉默。

陆泽看向陆钥,“今次,你犯的错最大,你先说。”

陆钥左手搭在右手上俯于地上,行礼作答,“女儿不该在皇家宴会中给玉雪梅下chun药,辱没了王府声名,也毁了自己清白。”

“你确实辱没了王府声名。”

“女儿知错。”

“你错在太蠢!”

“父亲?”陆钥疑惑的抬头看向自己的父亲。

陆泽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一个三品郡主,有本王给你撑腰,对一个小小庶女要杀要剐,一个命令就是了,何需下毒这样下作的手段?”

“可是父亲……”陆钥咬了咬唇说道,“我喜欢他,我喜欢皇上,我不是要杀她,我只是希望皇上忘了她!”

“所以说你蠢!蠢到下chun药,成大事就要狠,为什么不下毒药?玉雪梅死了,他的心空了,你有一辈子的时间让他忘记一个死人。就算忘不掉,你把他绑在身边要打要骂怎么做不行?非得下chun药!”

陆泽说的是真有几分咬牙切齿,他也就不明白了,为什么古代宫斗小说一定要下chun药,这玩意儿能有什么用?

这些人的脑子都在想什么?

陆钥呆了,傻了,懵了,还可以这样做?

“父亲,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当今圣上!”

“你给我闭嘴!”陆泽一脚踹在陆录肩膀上,相比于陆钥,陆泽更讨厌陆录。

陆钥只是蠢,陆录是吃里扒外。

“可是父亲,他是皇上,是这个世界上最尊贵的人。”陆钥小声的说道。

陆泽没有回答陆钥的话,只是看着她摇头,“眼界太窄,满脑子男欢女爱,你就仅满足于这个吗?”

“嗯?”陆玥不解的抬头凝视着陆泽,月光之下,树影斑驳,陆泽的身影隐藏在明暗之间。

他的父亲高高在上的站着,就算是身穿最常服,依旧尊贵至极。

他在问她,“就算你赢了玉雪梅,你成了皇后,也不过是绑在男人裤腰带上的一个饰品,这是你想要的?”

“我……父亲,他是皇上!”

“继续跪着,什么时候想明白了什么时候起来。”

陆钥咬了咬红唇,只好继续跪着,“是,父亲。”

“还有你。”处理了陆钥,陆泽冷厉的目光落在陆录身上,“允帝时,郑国公一家因为扶助太子与当时身为皇子的先帝分庭抗礼,主导了先帝流放一事,先帝忍辱负重,最终诛杀太子重掌大权之后,郑国公一家是什么下场?”

闻言,陆录惊出一身冷汗。

陆泽却并不打算放过他,命令道:“回答我!”

陆录身子一抖,张口说道:“郑国公府三代以内全部诛杀,三代以外,女子没为妓,男子充为奴。”

“你以为这次皇上太后针对的仅仅是你妹妹吗?你以为这次是你妹妹和玉雪梅的私人恩怨吗?你以为以你妹妹那个猪脑子能把药带进内宫宴会吗?”

听见猪脑子三个字的陆玥:“……”

陆泽怒道,“你身为世子,不思进取,反帮助外人谋害王府,我要你何用?”

“父亲,难道你想谋逆吗?”陆录胆战心惊的问道,“父亲,郑国公是扶助太子失败被牵连,可是皇上……皇上他已经是皇上了啊!父亲,您这么做可对得起先皇?忠君爱国是臣子本分,谋逆之举,天下大乱,黎民遭殃,你这可是不义之举啊!”

“呵!”

最新小说: 西游:从方寸山开始无敌 西游县令 洪荒人祖,开局加入聊天群 请老祖宗出山 我的洪荒太过艰难 御灵八佰 聊斋:大唐护道人 我竟是书中大反派 道启无灵 从白蛇开始天下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