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坏男人系统崩溃了 > 第37章 佞臣(4)

第37章 佞臣(4)(1 / 2)

陆泽转身看去, 太后取下带着的披风帽子, 轻声说道,“阿泽, 是我。”

芙蓉见两人已经见面,微微行礼便带着宫人走到远处候命。

太后卸下了繁重的太后服饰, 换上了那脆嫩的少女罗裙,一如她和原身初见的那天。

只是她年岁大了, 已经没有了当初的天真烂漫,眼中满是疲惫, 眼角也生出了细小的皱纹。

陆泽在打量太后的同时,太后也在打量陆泽。

她在期盼着陆泽见到她时的激动和惊喜, 可是没有, 无波无澜的眼神仿佛她只是一个陌生人。

而且他的眼神, 依然锐利,却清澈。

以前,他的眼睛不是这样的, 里面充满了贪欲。

陆泽缓缓的开口问道:“你如今唤我阿泽,我又该如何称呼你?”

太后微怔, “今日,我只是你的禄儿。”

太后期待的看着陆泽,而陆泽却显然让她失望了,陆泽说道:“太后, 今次出宫是需要本王办什么事吗?”

“阿泽?”太后不敢相信的看着他, “你怎么能说出如此残忍的话?今时今日的处境又岂是我所愿意的?如果可能, 我才不稀罕什么劳什子的太后之位,只想回到过去,和你一起游船赏花。”

陆泽背负于身后的手抖了抖,这话太肉麻,他起鸡皮疙瘩了。

陆泽道:“太后……”

“叫我禄儿。”

陆泽深呼吸,“太后,你到底想说什么?本王还要很多公务要处理,恐怕不能陪太后闲聊了。”

太后咬了咬红唇,“阿泽,皇上……他是我的儿子,我爱你,也爱他,你也爱我的不是吗?请你为了我,放他一马吧。”

“太后是要我不与皇上相争,束手就擒吗?”

“我只是希望你们都平安。”

“呵!”

所谓的都平安就是最后原身被抄家灭门吗?

陆泽冷漠的说道:“太后,贵族之间的权力斗争就是权力斗争,请你不要和情爱混合在一起。”

太后眼眶泪水一下落了下来,大颗大颗的落在地上,她的心在痛,她没有想到,那个无条件爱她的男人会被权力腐蚀的这么严重。

太后喃喃问道:“难道你我之间的爱情比不上你的**吗?”

得,鸡同鸭讲,白说了。

陆泽再次深呼吸,压住胸中的郁闷,“太后,已所不与勿施于人,你在劝我放弃权力的同时,能说服你的儿子放弃吗?”

“我……他是皇上……”

“那是他父亲在权力斗争胜利的结果,不是他的。”

陆泽道:“这是一场铁血战争,是贵族之间你死我亡的战争,与贫民无关,也与爱情无关。太后若是不能理解,本王也不强求。太后身份尊贵,市井宵小甚多,为了太后的安全,请太后尽快回宫。”

太后深深的凝视着陆泽,她的眼睛红了,泪干了。

以前,她只要落泪,这个男人就会心疼的什么都答应他。

现在不行了。

太后拿出那个香囊,放在陆泽手上,“阿泽,这是我十六岁在你出征那年答应给你绣的香囊,快二十年了,礼物虽轻情分重。”

说罢,太后转身走了。

陆泽看着手里的香囊,确实二十年了,都旧了。

其实不止原身不明白,陆泽也不明白。

原身和太后之间是原身回京之后才认识的,按照原小说来说,太后和原身两人是彼此的初恋。

后来,原身出征,太后被先帝看中,纳入后宫。

两人相恋总共就认识一年。

而原著中原身是一个情感十分淡漠疏离的人,仅仅一年中不到十次的相见能刻骨民心至此?

后来二十年,原身领兵打仗,出生入死,又娶妻生子,两个人之间的联系少之又少。

原身对自己的评价很到位,乱世豪杰,盛世枭雄。

怎么会在除太后一事之外英明神武,到与太后相关就智商全掉线了,只会针对男女主做一些下毒刺杀污蔑通jian之类的后宫妇人才会做的事情?

陆泽觉得,这恐怕只能归结于剧情需要了。

陆泽摇摇头,继续溜达。

而另一边,陆玥换上了女子的裙装和阿晋正在夜市。

突然马车在闹市狂奔,陆玥刚习武不久来了兴趣,把手里的红色灯笼扔给阿晋,飞身而起,紧追疯了的马匹。

然后跳上马车,准备勒住缰绳。

突然,一个蒙面男子也飞落在马车上,他说道:“你一个女子何故逞能,我来。”

陆玥:“……”

唧唧歪歪的,真碍事!

陆玥趁他不备一脚踹在蒙面男子的屁股上,把他活生生踹了下去。

男子刚好落在包子摊位上,屁股坐在了火炉上,烧的他嗷嗷直叫。

“皇上,皇上!”几个便衣装扮的男人扑了上来赶紧救火。

这时,陆玥已经控制住了马车,刚好也听见了那几声皇上,不过,她现在心里已经有了更在乎的东西。

对皇上是真没兴趣了。

陆玥把马车停下,等了一会儿,阿晋赶了上来。

烛火之中,陆玥笑靥如花,邀功一样的看着阿晋,“阿晋,我厉害不?”

阿晋冷冰冰的说,“郡主千金之躯,以后不可如此冒险。”

如同一盆冷水浇下来,陆玥脸上的笑容都淡了,“阿晋,你真扫兴,我勤勤恳恳学了这么久,你好歹夸我两句啊。”

阿晋拿出随身准备的伤药,抓住陆玥的手,将细腻的药膏慢慢的抹在掌心的伤口上,“郡主的轻功进步很大。”

被比父亲还严厉的师父夸奖什么感觉?

陆玥觉得爽爆了,连续好几天都是开心的。

北城城门看押营,两个士兵押着一个瘦小的男孩进来,随便往里一扔就走了。

男孩瘦瘦小小,看着也就十三四岁的样子,浑身脏兮兮的,身上还有鞭打的伤口。

陆录已经在这里呆了快一个月了,已经渐渐习惯了这里的生活,开始自暴自弃。

他好像被父亲放弃了。

所以他才会被扔在这里受尽非人折磨不闻不问。

这里的人都是苦命的人,大家都被打怕了,没谁会在深夜闹事惹看守不快。

男孩趴了一会儿自己站了起来,独自找了一个位置蹲下,吐了两口唾沫抹在伤口上就当治疗了。

陆录见男孩可怜,悄悄的来到他身边,从兜里拿出半个黑馒头悄悄的递给他。

男孩看了陆录一眼,确定没有恶意,拿出馒头就往嘴里塞,很快半个馒头没了,男孩说,“我叫阿江。”

“我叫陆录。”

男孩摇头,显然是不知道那两个字。

陆录这才想起来,平民很少有识字的,于是说道:“你可以叫我阿lu,和路边的路一个音。”

阿江点点头。

第二天,陆录和阿江被分到一起干工,旁边两个士兵聊天。

“听说了吗?玉侍郎家的女儿定下入宫的日子了,就在半个月后。”

“半个月后,那可是个大吉日啊!嫁给皇上,玉家一下成皇亲国戚了。”

“什么皇亲国戚,听说太后都不待见玉家那小女儿,只是皇上当众开了口,金口玉言才得不纳了她,礼部根本没筹备婚礼,据说到时候会直接一顶轿子就抬进去。别说封妃了,圣旨上只说封了个美人,才七品。”

“那可丢人丢大发了。”

自己心爱的女人被羞辱,半个月后就要嫁人了。

陆录一时恍惚,看守一鞭子抽过来,眼看着就要打到他的脸上,阿江猛的用脑袋顶了过去,撞翻了看守。

他赤红着双目如狼一般的等着看守,看守这下摔狠了,站起来一脚就把阿江踹出了血,鞭子飞快的落下十几下。

“别打了!”陆录冲了过去,阿江却坚持将他护在身下。

打了二十多鞭,看守打累了,这才放过了两人。

陆录就被阿江护在身下,愣是只脸上刮破了一点点,其余一点没伤着。

“为什么?”陆录问,他们不过昨日才相识。

阿江傻乎乎的说:“馒头。”

陆录眼眶一热,一时无言。

晚上,阿江起夜,回来后身上仿佛揣着什么东西,他走到陆录身边,将东西塞给他。

“这是什么?”

“命。”

陆录借着月光偷偷看了看,是碎碗片,磨的尖尖的,像一把匕首。

阿江想逃!

阿江拿回来了碎碗片,陆录就一直观察着他,他觉得阿江一定是想趁没人的时候偷偷逃走。

可惜没有。

阿江只是坐在门口一个人发呆,经常性的发呆。

几日后的中午,阿江拉着陆录领了馒头去藏碎碗片的地方吃东西,然后又开始发呆。

陆录已经习惯阿江的发呆了,心里憋闷的慌,这些日子天天和阿江聊天,诉说自己的苦闷,反正阿江也听不懂,更不会告诉别人,他相信阿江,也就无所顾忌。

陆录习惯性的问阿江,“阿江,我知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可是始终过不了心里哪关,孔夫子教导要尊君为上,怎么能忤逆君上?”

阿江突然眼珠子动了动,迷茫且傻呆呆的看着陆录,“阿录,君上是什么?”

“你不知道君上是什么?”陆录脑海中闪过一种可能,一种十分可怕的可能,“那你知道当今皇上是谁吗?”

阿江摇头。

最新小说: 西游:从方寸山开始无敌 西游县令 洪荒人祖,开局加入聊天群 请老祖宗出山 我的洪荒太过艰难 御灵八佰 聊斋:大唐护道人 我竟是书中大反派 道启无灵 从白蛇开始天下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