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坏男人系统崩溃了 > 第38章 佞臣(5)

第38章 佞臣(5)(1 / 2)

从书房出来, 陆钥叫住陆录, “哥哥。”

她知道父亲敲打的人是她。

她的谋划,可能父亲全都知道, 只是没说。

她恭恭敬敬的对着陆录行礼,“哥哥, 以前的事,是我做错了, 我向你赔不是,对不起。”

听到这声对不起, 陆录竟然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他微微一笑,“我错的比你多, 我们都错了。”

就算当初陆玥做错了, 他身为哥哥也不该视她为仇人。

他们是一个家族, 担负的是陆氏家族兴盛的责任。

他摸了摸陆钥的脑袋,“父亲说的对,我们是兄妹, 是一家人,永远的一家人。”

陆钥心头一热, “哥,不管过去,也不管将来,你永远是我哥。”

“好。”

两人相视一笑, 陆钥挽着他的手臂, “我们去看看阿江, 阿晋吧。阿晋说阿江很有武学天分,学的很快。”

“好。”陆录点点头,“以后我和阿江会保护你。”

闻言,陆钥睫毛轻颤,抿唇一笑,“哥,我也会保护你,这是承诺。”

陆录微怔,总觉得这句话陆玥说的格外慎重。

但是,转瞬,她就是一派天真烂漫的样子,又觉得是自己想多了。

演武场,阿晋正在慢动作比划招式,阿江是一个一根筋的人,做人一根筋学东西也一根筋,这种人最适合练武,因为他们心无旁骛,只专注于一件事情。

陆录目光飘向练武场中央,阿江坐在那里,仔仔细细的看着阿晋舞剑,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阿晋舞完就会问,“记住了吗?”

阿江答,“记住了。”

过目不忘,真的是个天才。

若不是出生贫家,大概早就少年扬名了吧?

陆录走到阿江身边,“身子还没好,就别太累。”

阿江乖乖的点头,“好。”

第三日,玉雪梅出嫁,聘礼嫁妆都很寒碜,就连皇家宴会都没有。

送玉雪梅出了府门,玉侍郎提着的心才总算放了下来,现在好了,这祸害终于脱手了。

可是千算万算,没算到玉雪梅女主光环大开,丫鬟就跟失了智一样竟然顶替出嫁。

很快,新娘被发现逃了,整个迎亲一片混乱。

小皇帝都快急疯了,他知道梅儿与众不同,他爱的就是她的与众不同。

也愿意在容忍范围内纵容她的狂妄。

可是这不代表别人也会啊。

梅儿逃婚,这是摄政王打击他的好机会啊。

摄政王肯定会以此发难,逼迫他下令严惩玉家,甚至会让暗卫追杀梅儿。

小皇帝跪在地上求太后,“母后,你可要帮帮儿子啊!”

太后本就不喜玉雪梅,现在玉雪梅胆大包天竟然逃婚,更是不悦,虽然心里觉得她开口陆泽会放手,但还是说道:“摄政王已经今非昔比,皇帝,母后也没奈何。”

“说白了,您就是不想救梅儿一家!”小皇帝不高兴了,伤心了,“您一开始就不喜欢梅儿,找尽借口羞辱梅儿,现在就连梅儿的家人都不放过。”

小皇帝站起来,流着泪说:“母亲,在你心里第一的是江山,第二的是你自己,儿子和摄政王都不过是您掌控权力的工具。梅儿和她的家人,朕一定会救。”

“皇上,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伤娘娘的心!”芙蓉看不下去了,“她是您的亲生母亲,是全天下最爱您的人!”

“呵呵。”小皇帝扭头就走,全然不顾太后立刻召集了张阁老和一帮臣下连夜商量对策。

第二天上朝,小皇帝和一众大臣全副武装提心吊胆,准备迎接摄政王的攻势。

坐在皇座旁边,闭着眼睛看起来胸有成竹的陆泽正在打瞌睡。

陆泽其实特别讨厌上朝,他一个懒人真受不了这么早起床折腾。

真正需要他拿主意的奏折在递交给皇帝之前就给他了,上朝就是做做样子。

陆泽动了动,很困,为何朝会还没开完?

小皇帝立刻坐直身子,来了,他准备发难了!

陆泽换了只手撑着头,继续眯觉。

小皇帝:“……”

许久,朝会散了。

准备了一夜,眼下一片乌青的小皇帝:“……”

事后才知道整件事情的陆泽:“……”

他有病啊?

不说国法章程,弄死玉家对他有什么好处?

还派人追杀玉雪梅?

好吧,原著中是有追杀这一段。

但是!

杀了玉雪梅对他有什么好处?

玉家一个四品侍郎,连左侍郎都没混上,权力斗争中都没有选边站的能力的家族,弄死了对他有什么好处?

还浪费人力物力财力。

杀了玉雪梅除了能让小皇帝伤心流两滴眼泪,增加相互之间已经满级的仇恨之外还有什么用?

陆泽表示他是个正常人理解不了主角思维。

其实这么想的除了小皇帝还有玉雪梅。

玉雪梅一逃走就躲起来了,她料定自己得罪了皇帝,得罪了摄政王,追杀的人肯定很多。

可是等她毒性散了,出来了才发现,根本没人在找她。

玉家躲过一劫,吓飞了半条命的玉侍郎立刻公告天下和她断绝了关系。

大概是为了剧情发展到玉雪梅接触到二号男配,小皇帝觉得他现在和摄政王水深火热中,玉雪梅不出现就是安全的也没找人。

至于陆泽,他表示毫无兴趣。

于是玉雪梅光明正大的站在街头晃荡,然后感觉很难受,特别难受。

有一种被全天下忽视的憋屈和痛苦。

她觉得自己是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应该是所有事情的焦点,是摄政王和小皇帝对垒争夺的核心,是世界的中心,可是陡然之间,她发现,她什么都不是。

根本没人在意她。

这种失落感让她简直恨不得立刻冲回京城抓住陆泽和皇帝一边摇晃着他们一边质问,“为什么!”

与此同时,太后因为小皇帝的叛逆伤了心,病了,芙蓉多次透过宫内的人暗示陆泽,陆泽也没有回应,太后病的更重了。

很快,在陆泽和小皇帝势力胶着的时候,新一届的科举开始了。

考生们陆陆续续的进去。

陆录用特权送阿江破格去参加考试。

陆录给阿江整理着文房四宝,“去了之后别紧张,你才学了几个月,别人寒窗苦读十年,中不了很正常。”

阿江道:“我知道,我只是想感受一下。”

这是阿江说话最长的一次,陆录感动的差点掉眼泪,在冷风中送别了阿江。

陆钥噗嗤一声笑了,“哥,我有种你是阿江老母亲的感觉。”

“一边去。”

“哈哈哈。”陆钥笑着翻身上马带着阿晋去玩去了。

郊外,陆钥骑马骑累了,拉着马和阿晋聊天,“阿晋,你跟着父亲多久了?”

“十二年。”

“十二年啊。”陆钥喃喃,“那真的好久了。阿晋,父亲对我什么态度?”

“王爷心思,无人可知。”

陆钥笑道:“我知道,父亲是想我和哥哥都能独当一面。”

阿晋:“我也希望郡主能独当一面。”

嗯?

陆钥扭头不解的看向阿晋。

阿晋一脸冰冷似乎并无异常。

这时,不远处传来哭声。

陆钥悄悄靠近一看,长安郡主抹着眼泪,质问面前俊俏的男人,“你凭什么退婚?”

男人面色为难,态度看起来十分恭敬,眼底却透露着鄙夷和嫌弃,“郡主国色天香,小生配不上。”

“什么配不上,还不是借口!”长安郡主语气尖锐的说道:“你不就是听说上次宴会我清白没了,名声已毁,所以才退婚的吗?”

“郡主,为女子者贞操为首,清白胜于性命,恕小生直言,郡主若能以死明志,或可成全庸亲王府名声。”

“你你你……”

长安郡主万万没想到,当初她用来侮辱陆钥的话转头就应验在了自己身上。

自打她上次名声被毁,爷爷父亲就开始四处为她张罗婚事,可是京城子弟大多听说过那件事情,就算不为清白为了摄政王也不敢应允,好不容易才找了一个外地的官家配婚,结果人家进了京城听到了流言就直接退了婚。

长安郡主身子摇摇欲坠般,她抓住一颗大树,哭的很惨。

啪!

一马鞭。

阿晋直接给了那男人一鞭子,喝斥道:“哪来的书生敢对郡主不敬?”

陆钥惊讶的看着阿晋,阿晋还是一样的冰冰冷冷面无表情,但是总觉得她对这种事情格外介意。

否则她没有必要帮长安。

那男人见阿晋丫鬟装扮,正要还手,陆钥说道:“本郡主在此,何敢放肆?”

长安郡主扭头擦掉眼泪,她才不想让陆钥看见她狼狈的一面。

最新小说: 洪荒:开局指点鸿钧传道 人在山海:开局出生异兽岛 诡异修仙:我有一座藏书阁 江湖的游戏 然后是师尊 昆仑九公子 洪荒之给我个面子 带着全族成仙 君上这厢有礼了 开局苟到了剑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