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坏男人系统崩溃了 > 第52章 恩重如山(2)

第52章 恩重如山(2)(1 / 2)

老两口回了家, 刚打开门, 陆翊就迫不及待的问道:“怎么样?哥给钱了吗?”

陆父陆母低着头,一脸羞愧的不敢看陆翊, “你哥他……唉……小翊,要不爸妈再找亲戚借借, 先把婚结了再说。”

“借钱不用还啊!”陆翊生气了,一屁股坐在沙发上, “莉莉要是知道我还没结婚就欠了一屁股债,人家又不傻能干啊!”

陆翊就想不明白了, 陆泽是他哥,都让了他二十多年了, 凭什么现在不帮他了?

是不是有什么人在他耳边说了什么?

陆翊第一个就想到了梅新莲, 他气冲冲的说:“是不是大嫂说了我什么坏话, 不让我哥给我钱?”

陆父陆母脑海中灵光一闪,对啊,他们怎么没想到呢?

以前小泽很乖的, 不管让他干什么都听。

可是自从大学他代替他弟弟去那个烂大专认识了梅新莲之后,小泽就开始不听话了。

先是外面兼职打工的钱不拿回家, 后来是结婚只带着梅新莲回家吃了顿饭,他们不同意就不理他们了。

然后拿了丈母娘家的钱买了房子开了店,心就彻底和他们远了。

越想,陆父陆母越觉得一切都是梅新莲的错。

是她这个小狐狸精教坏了他们好好的儿子!

还有什么丈母娘出钱买房子买店面, 那不是倒插门吗?

他们老陆家虽然穷, 但是绝不做倒插门这种事, 这倒霉孩子,就不能晚点结婚吗?非要做出倒插门这种丢人现眼的事情。

一定是梅新莲,肯定是梅新莲仗着家里出了钱,就逼着小泽做不要爹妈不要弟弟的白眼狼!

陆母越想越气,甚至气的直接骂了出来,“那个狐狸精,才结婚几年就挑唆你哥不认爹妈,以后还得了!”

陆母气的眼泪都流了出来,她拉着陆父问,“老头子,你说孩子变成这样,我们怎么办啊?”

陆父低着头闷声的抽着烟,儿子大了翅膀硬了,他们老了……

陆翊一看陆父陆母那消极的样子气的就不打一出来,原先说的好好的让哥给他出钱,他还想着房子的装修前也让哥一块出了,结果现在全都没了。

陆翊砰的一声摔门走了,来到自己经常玩的小摊子跟王三他们打桌球解闷。

这种街边的小摊子,赌的小,一天下来也有几百块钱的输赢,陆父陆母都有退休金,加上以前陆泽时不时三千五千的给,陆翊在这一片也算是混得开的。

玩了几把,陆翊有输有赢,但是就是提不起劲,一个人要了提啤酒在一边吃着花生米喝着酒。

光着胳膊,刺着大青龙的江国青眼珠子转了转走过来给陆翊递了根烟,“兄弟,咋了?今天兴致不高啊?”

陆翊叹了口气,“还不是家里那点破事。”

“什么事儿啊,说出来给哥听听,这一片,哥还是能说得上话的。”江国青抿了一口烟,吞云吐雾起来,“有什么烦心事儿,哥给你解决!”

“唉……”陆翊叹了口气,把陆泽不给他钱的事情和盘托出。

江国青是听的一愣一愣的。

龟儿子的,他咋就碰不到这样好的老哥呢?

还给彩礼钱娶媳妇?

呸!

要是他那个龟孙弟弟敢找他要钱,他不打断他的腿!

心里是这么想的,面子上江国青却是对陆翊深表同情,同时默默的把陆翊和大肥羊画上了等号。

这么一个疼爱弟弟的好哥哥,还有一双溺爱小儿子的父母,那可不往死里撸,以后都遇不到这么好宰的了。

江国青装作沉思一般的思考了好几分钟,裂开嘴笑了,“兄弟,其实这事儿好办。”

“嗯?”陆翊不解的看着他。

江国青对着陆翊招了招手,在他耳边小声说道:“不就是钱吗?你爹妈那里不是有十来万吗?凑凑就有了。”

“怎么凑?”

“那还不简单,你哥不是有二十来万的丰田卡罗拉,你去把车开出来,转手一卖不就有钱了吗?”江国青说道:“至于怎么出手你也不用担心,哥哥我认识好几个专收二手车的,你哥那车买了也就半年不到,卖个十二万不成问题。”

陆翊一拍大腿,“江哥,还是你脑筋转得快,我这就回家找我哥要车去。”

陆翊开开心心的跑到了陆泽的火锅店,现在正是晚上,火锅店最忙的时候,陆泽根本没时间搭理他,他也就大大方方的坐下,然后要了几道菜,没心没肺的吃了起来。

等凌晨一两点,人少了很多,他这才大大咧咧的走到陆泽身边,对陆泽伸出手,“哥,借你车开开,我答应了带莉莉去梧桐山玩。”

陆泽扫了他一眼,陆翊穿着一身黑白花色的潮牌,手上带着天梭的手表,脑袋上是黄色的鸡窝头,看着就像九十年代的洗剪吹。

陆泽低着头洗手,“不借。”

“哥,我就是借你车开几天,大不了回来的时候我把油给你加满。”被拒绝了,陆翊不爽极了。

这就是他亲哥,连个车都不舍得借给他,抠抠索索的,真膈应。

“不借。”陆泽擦干净手上的水,转身就走,陆翊只好跟上,“哥~”

他抓住陆泽的手臂撒娇,“哥,你是我亲哥,就把车借我卡几天吧。我都跟莉莉说好了,这爽约多没面啊!”

陆泽挑了挑眉,这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们兄弟之间感情多好呢。

陆泽挑了挑眉,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真的想要?”

“嗯!”陆翊重重的点头。

“当着我的面打电话给爸妈,告诉他们,你要和陈莉出去玩几天。”

“为什么?”陆翊皱眉不解。

“你不打电话和爸妈说,我不相信你。”

“好吧,好吧。烦死了。”陆翊说着,掏出最新款的水果机打电话给陆父陆母,“爸妈,我要和莉莉出去玩几天。对,就是玩几天,几天后就回来……哎呀,你们别问了,烦不烦啊,啰里八嗦的。都说了就是出去玩几天。”

陆翊不耐烦的挂断电话,看向陆泽,“好了,这下你信了吧?”

陆泽没回答,只是说道:“今天我要用车,明天晚上八点过来找我拿车。”

“早这样不就好了吗?”

陆翊抱怨道:“还要等明天啊,好吧好吧,我明天再过来。”

第二天晚上八点,陆泽把钥匙扔给了陆翊。

自打上一辆车祸报废后,陆翊已经很久没开车了,这冷不丁的又摸到车,陆翊就忍不住兴奋了,直接把车开到了半山腰飙了起来。

这一飙车就是一个小时,爽够了,陆翊这才从山上下来。

漆黑的夜,只有零星几颗不亮的星星。

这一段路,就连路灯都坏了好几个,黑成一片,没有对头车,只有他这一辆车车头灯在黑漆漆的夜里照亮前方一点点的路。

眼看着拐弯就出山了,突然砰的一声,紧接着一声惨叫。

陆翊紧急刹车,从车上下来。

“妈!妈!你怎么了!”一声粗砺的男人伤心嘶吼的声音。

陆翊心头咯噔一下,玩了,撞人了!

他下意识的转身就要逃,突然前方十数个灯亮了。

一排十几辆摩托车刚好转弯过来。

灯光刺目。

那个抱着老太太的中年男人长得牛高马大,胳膊上全是刺青,胡子拉碴的就像个野人。

他放下自家已经断气了的妈,如同一头狼一样的冲向陆翊。

沙包大的拳头直接砸在了陆翊身上,“我让你撞人,我让你撞人,老子现在就打死你给我妈偿命。”

“不不不……”陆翊一边哭一边嚎,“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你超速了,狗日的!开车不看路,我让你看车不看路!”

没一会儿,陆翊就被打的鼻青脸肿,口吐鲜血。

那一排摩托车队的队员眼看快打死人了,赶紧过来拉男人,“牛哥,你这么打会打死人的!”

“老子就是要打死他!”

牛哥的身子被队员抱住了,右脚还死命的往陆翊身上踹,“你个狗日的,连老子的娘都敢撞,老子弄死你!”

“呜呜呜……”陆翊躺在地上哭了,他万万没想到只是开个车还能又出车祸。

早知道他就不动歪心思了。

呜呜呜呜……

“你他妈还敢哭!”牛哥听着这哭丧一样的声音更生气了,怒气值直接爆表,踹开队员,拿起被撞毁摩托车上的钢筋就朝着陆翊身上招呼。

那钢筋足足又半个手臂一样的粗,这要招呼下来可就死人了!

陆翊吓傻了,脑子一片空白,身子僵硬,一个声都不敢发出来。

所幸队友再次抱住了牛哥,“牛哥,人死不能复生,你打死他也没用啊!”

队友拼了命的大喊似乎唤回了牛哥的理智,牛哥颓然的放下手,“那你说怎么办?”

小A说道:“这还在路上,又是入口,万一来车了也说不清,报警吧,人都死了,最多一个车祸,赔点钱,牛哥,咱也不是缺钱的人。兄弟我知道你,就是想出口气,你看这样成不?咱们把他先带回家里关起来,等您消了气再说。”

陆翊一听,连连摆手,“不不不,牛哥,我有钱,我把车押给你,这车值十来万呢!我家里还有钱,对,我哥哥有一家火锅店,我让他把火锅店卖了给你钱,能有几十万呢!你饶了我吧!呜呜呜……”

小A似乎怕牛哥又炸了,一脚把跪着求饶的陆翊踹翻,“咱牛哥是那种讹钱的人吗?你这是侮辱谁呢?咱牛哥要的是出气!”

小A说着招呼人就把陆翊给绑了,还把嘴给堵上了。

那手脚熟练的,陆翊觉得自己遇上那杀人放火的黑社会了,恐怕真的完了。

很快,浩浩荡荡的摩托车队从路上消失了。

小A开着那辆丰田卡罗拉也走了。

只有江国青还在痴痴地等着陆翊开车过来卖。

他算过了,半年的丰田卡罗拉,就算给陆翊十二万,他还能赚好几万呢。

陆翊被敲晕了带走的,等他醒过来就发现自己被关在一间黑屋子里,是一点透光的地儿都没有。

偶尔,他还能听见外面有鸟叫虫吟的声音。

这听见了虫子代表什么?

代表他被带进了深山老林里!

在这种人烟罕至鸟不生蛋的地方,那他是不是被杀了也不会有人知道?

“呜呜……”陆翊拼命的叫,可惜他嘴巴被堵着在,根本发不出声音。

最新小说: 洪荒:开局指点鸿钧传道 人在山海:开局出生异兽岛 诡异修仙:我有一座藏书阁 江湖的游戏 然后是师尊 昆仑九公子 洪荒之给我个面子 带着全族成仙 君上这厢有礼了 开局苟到了剑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