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坏男人系统崩溃了 > 第56章 恩重如山(6)

第56章 恩重如山(6)(1 / 2)

五年后的冬天, 巨幅的广场屏幕上随机播放着最新的新闻采访。

陆母穿着厚重且破败的棉衣在垃圾箱里捡瓶子, 听到陆泽两个字,一双浑浊的眼睛闪了闪, 抬头看向大屏幕。

屏幕上,陆泽穿着一身深蓝色的西服, 目光温和,一举一动尽显大气风范。

陆母饱含热泪, 她的儿子如今是大老板了!

她消失了五年的儿子现在是大老板了!

陆母激动的打电话给陆父报喜。

此时,陆父正在送外卖, 一听说立刻扔下外卖跑过来和陆母汇合。

两个人没有陆泽的号码只好打电话给电视台。

电视台的主策划玫杰是个很敏锐的人,一听陆父陆母说起想念儿子, 说起近况, 她就觉得机会来了。

很快玫杰再次邀请了陆泽, 获得陆泽首肯后,陆父陆母和陆泽在电视直播中见面了。

一方是新晋富豪榜最年轻的富豪,一方是退休后还要打工捡垃圾的父母, 是个正常人都不会占陆泽这边。

很快电脑端直播的弹幕上刷起了弹幕。

【今天算是见到白眼狼本尊了,自己吃香喝辣荣华富贵, 把父母丢在老家捡垃圾,呵呵!】

【有钱的没一个好东西!】

【所以说养儿子有个屁用,什么养儿防老,等老了, 还不是只能靠自己。】

【有没有人去举报一下, 我看这陆泽不是什么好东西, 华国人孝字当头,他今天能这么对父母,做生意也干净不到哪儿去!肯定有偷税漏税。】

【已举报。】

……

陆泽这边是看不到弹幕的,但是梅新莲能看到,越看她就越气,这帮键盘侠根本不知道来龙去脉,打两个字就以为自己在主持正义了!恶心!

主持人简单的用视频的形式向所有人介绍了陆泽和陆父陆母的背景。

主持人问道:“陆总,请问你和陆伯父陆伯母五年没有联系的原因是什么?”

陆泽:“这件事情说来话长。”

主持人微微一笑,看向陆父陆母,“那么伯父伯母,你们觉得原因是什么呢?”

陆父陆母有点卡壳了。

其实,具体的原因他们也不知道。

陆母颤颤巍巍的说:“好像是小泽嫌弃我们让他多照顾弟弟。”

“弟弟?”主持人看向陆泽,“陆总还有一个弟弟?”

“是啊。”陆泽淡淡一笑,“这个弟弟不仅是我的弟弟,还是我们一家的大恩人。二十多年前的地震大家还记得吧?”

陆泽看向观众席,获得了肯定答案后继续说道:“当年我母亲生病需要去省城治病,我父亲为了给她治病把我托付给了我们的邻居王纯美女士照顾。后来地震发生,王纯美女主以一己之力救了我和她儿子两个人的命。后来,我父母得知王纯美的丈夫也在地震中罹难,所以收养了我弟弟,改名为陆翊。”

“真是一位伟大的女人。”

【是不是6·11那次的地震?】

【好像是啊,最近不是很火的那个伟大的母亲就是王纯美吗?】

【前面的别走,我们学校还有一座教学楼叫纯美楼,就是纪念王纯美的。】

弹幕继续刷着。

主持人又问道:“那么既然是恩人,陆总又为什么不肯给自己的弟弟提供经济上的支援呢?”

“首先,我的弟弟是个成年人了。”陆泽淡淡的说道:“任何成年人都应该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其次,报恩的方式有很多种,我和我的父母在这方面产生了分歧。我觉得王纯美女士对我有恩,所以我应当报答她本身,所以以王纯美女士的名字捐赠了慈善基金和教学楼。”

主持人:“…… ”

【突然觉得陆总说的很有道理。】

【有道理个屁,恩人的儿子不帮,去搞些虚头巴脑的东西。】

【总觉得说的不对,又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 10086】

主持人微微一笑,继续问道:“可是,这与你五年不曾联系父母有什么关系呢?”

陆泽说道:“其实我并非不联系父母,每个月的生活费我都是按时打给了父母的。其次,大家可能觉得我赚的钱很多,我给父母的钱很少,所以对我有微词。但是事实上,我并没有多少钱。”

陆泽对着导播点了点头,屏幕上出现了他的收入明细。

别说偷税漏税了,以陆泽每年捐款数额来说,他每月只给自己发了一万多的工资,其他的全部捐了。

陆泽说道:“我给父母每个月打两千用作房租,我父亲每个月有五千多的退休金,母亲有四千,加起来一万多,和我的工资持平。”

这下主持人尴尬了,弹幕上的网友也尴尬了。

【所以两个老人每个月一万多的工资,特么的是我等□□丝的两倍,结果还去捡垃圾送外卖,逗呢?】

【难道捡垃圾是爱好?】

【总觉得有隐情。】

主持人将话筒递给陆父陆母,“伯父伯母真是吾辈楷模,即使老了也努力为社会做贡献。”

“不,不是。”陆母不知道怎么说。

陆父接过话筒说道:“小翊,就是小泽的弟弟现在没有工作,平日里开销比较大,所以没有剩下多少钱,我们没有办法才出来工作。小翊是我们一家的恩人,是小泽救命恩人的儿子,我们也不愿意诘难他,限制他,所以才希望小泽能多棒棒他弟弟。”

这话说的讲究,但是主持人已经听出不对劲了。

难怪陆总会答应出席采访会谈,想必是早就料到今天了。

主持人微微挑眉,探究的目光飘向陆泽,“陆总,既然是恩人的儿子,就算选择报答的方式不同,适当的扶持也是应该的,您觉得呢?”

“自然,不过,每个月一万多,陆翊一个与我同岁的成年人不工作,只啃老,你们觉得是适当的扶持吗?”陆泽说道:“五年前我弟弟要结婚,彩礼钱三十万加上首付款三十万,总共六十万,我父母希望我承担这六十万,当时我只有一家火锅店,存款二十万。”

【卧槽,这父母也是绝了。】

【第一次听说当哥的还得给弟弟凑彩礼钱和首付的,我咋就没这么个哥哥呢?】

【这父母是逼陆总去死啊,就算有恩也不是这么算的啊。】

【说起来,人家救了陆总是恩,陆家把她儿子养大就不是恩了吗?这一报还一报已经报了啊!】

【楼上的你们知道什么,你们知道陆翊是什么人吗?小混混,赌场里混的小混混。】

梅新莲终于忍不住开始发弹幕了。

【从小到大,凡是兄弟俩有什么争执都是陆泽退让。什么小学家里借钱也要去市里读,那就陆翊去,陆泽在县城里上学,大学陆泽考上的重点大学,陆翊是大专,那就陆翊顶替去上大学拿毕业证,种种种种,不胜枚举。】

【卧槽!太恶心了。】

【这是报恩还是报仇呢?把别人儿子养废了,还一再纵容。】

……

主持人也被陆父陆母的骚操作震惊了,她看向陆父陆母,“伯父伯母,请问你们对陆翊是怎么看的呢?”

陆母说道:“小翊的妈妈对我们有恩,我们就算累点苦点也没关系,我们就是想让小翊日子过的舒服点。你说他妈妈对我们这么大的恩,小泽委屈一下又怎么了?小翊妈妈救的可是小泽的一条命,他欠小翊的是一条命,既然是命,怎么还都是应该的。”

“……”

主持人和弹幕双双静止了。

陆泽微微一笑,“我和父母有分歧后,我的妻子刚好怀孕需要到省重点医院检查所以我就搬家了,至于,我父母,弟弟需要人照顾,所以他们无私的留在了弟弟身边。”

陆泽看向陆父陆母,面带微笑,“我说的对吗,爸妈?”

明明是那样温和有礼的笑容,陆父陆母却觉得这样的笑充满了恶意和讽刺。

可是他们能说什么?

能说不对吗?

事实上,不就是陆翊让他们照顾吗?

老两口点点口,“小翊不会照顾自己,性格又冲动,花钱大手大脚,我们得照顾他,看着他才行,不能对不起他妈妈。”

主持人;“……”

弹幕:“……”

陆泽倒是很淡定,他对陆父陆母这种奇葩的脑回路已经免疫了。

陆泽拿起话筒,开始了反击,“爸妈,我如果学习成绩不好,你们会打我吗?”

陆父陆母点头。

“那么,如果我在家里啃老不出去工作,你们会赶我出去工作吗?”

点头。

“我如果出去赌博打架斗殴,你们会骂我打我教育我吗?”

还是点头。

陆泽嘴角勾起了一丝嘲讽,“你们怎么对我是因为我是你们的亲生儿子,对不对?”

仍旧是点头。

但是老两口还是不明白陆泽的意思。

陆泽说道:“既然如此,为什么你们不能对陆翊视如己出?”

陆父陆母面面相觑,陆父下意识的说道:“不一样,小翊对我们有恩,我们要对他更好。”

“对他更好就是他学习好不好无所谓,纵容他就行。他工不工作无所谓,你们给钱就行。他赌博打架斗殴都无所谓,你们兜底就行。”

陆泽直直的看着两个人的眼睛,“你们究竟是在报恩,还是在求一个心安?只要自己心安了,陆翊怎么样都无所谓。你们要的只是付出还债,至于付出的到底是不是对方需要的根本不重要。”

【突然觉得陆总说的好有道理,陆父陆母根本就是自私,只求自己心安。】

【有个屁的道理,陆父陆母最多是想报恩用错了方法,他陆泽又做了什么了?他陆泽真无私,真想报恩为什么不帮一帮自己的弟弟?说白了不就是白眼狼。】

【打架斗殴赌博,怎么帮?把钱扔水吗?】

【教啊,父母没好好教弟弟,他可以教啊。】

【呵呵,教赌徒?楼上的是小学生吧,还没出社会,不知道什么叫人性。】

最新小说: 地球复苏后我不死不灭 洪荒:开局指点鸿钧传道 人在山海:开局出生异兽岛 诡异修仙:我有一座藏书阁 江湖的游戏 然后是师尊 昆仑九公子 洪荒之给我个面子 带着全族成仙 君上这厢有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