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坏男人系统崩溃了 > 第74章 大帅威武(5)

第74章 大帅威武(5)(1 / 2)

菲力少将异常愤怒的走了。

陆老三来到陆泽身边, “大帅, 这样真的没关系吗?”

“有种就弄死老子,弄不死, 老子迟早弄死他!”

陆老三:“……”

这暴脾气也是真的够了。

陆泽想了想问道:“你最近怎么没去学校了?”

“不想去。”当认识到了他所学的一切都没有一把枪有用,陆老三就不太想去学校了, 觉得自己去了也没什么用。

“刚好。”陆泽说道:“你去圣玛利亚医院帮一帮你四妹妹,老二死活要退婚, 你四妹妹整天哭,你去安慰安慰她, 记住每天都去。”

“行吧。”

陆老三心想安慰就安慰,就算做不了夫妻好歹也是兄妹, 等他来到医院一看, 脸木了。

他爹是故意恶心他吧。

陆泽分给乔桥的院子已经给出去了, 张强江风好歹是乔桥明面上的丈夫,于是陆泽每个月给他们五十快银元,啥都不用干就有五十银元, 还有大宅子住,吃喝都是大帅府提供全免费, 多好的待遇啊。

于是,乔桥第三第四第五……一直到第n个丈夫的名额就开始竞争了。

乔桥原就是个心里没数,又圣母又贪心的人,张强江风天天在医院对她献殷情, 加上很多男人讨好她, 很快她就把陆老二忘了, 飘飘然觉得自己已经超越了这个时代女子的极限,成为了女王。

在许多的女人不得不依附于男人生存的时候,男人要依附于她生存。

渐渐的,乔桥对男人们也动了心,有些人虽然穷但长的真不赖,小帅小帅的,加上周围的不满也在增加,都是穷人,乔桥如果善良为什么一视同仁?

凭什么张强江风就能每天啥都不敢的领月钱?

于是很快乔桥就收了第三个丈夫,这一旦开了口子就收不住,第四个,第五个,一直到第十三个。

陆老三站在医院里只觉得一出荒诞剧在他眼前不断上演。

他的眼前是犹如后宫争宠一样的场面,男人们为了利益在女人面前谄媚,殷勤,甚至动手动脚,而这一切乔桥都视作他们对她的爱。

陆老三一下冲了出去,撑着墙干呕。

这就是他曾经真心喜欢过的女人吗?

一个人的变化怎么能这么大?

黄昏,陆老三拖着疲惫的身心回了大帅府,好在乔桥现在已经搬出去了,他回来就不用再见到她了。

陆老三刚走进院子就看到一个身穿灰色中山装的男人站在院子里,抬头看着天空,一身儒雅气派。

“董校长?”

陆老三快步走过去,“你怎么来了?”

董校长拿出陆老三递交上去的辞呈,“我是来归还这个的。”

在无私奉献给学校和新一代的董校长面前,陆老三有些羞愧的低头。

董校长说道:“我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会突然提出辞呈。但是我和学校的老师们会一直为你保留你的位置。”

“董校长,您怕过吗?”陆老三深深的看着董校长脸上的皱纹,“你留洋归来,面对的是前所未有的局面,随时随地的监控和死亡,您怕过吗?”

“怕,怎么不怕,但是越怕就越不能退缩。”

“我很怕我们做的是无用功。”

“那又如何?”董校长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每一个时代都有很多人做过很多没有用,多余的事情,只有这个时代结束,我们才知道自己是对是错。也正是有许多人坚持去做他认为对的事情我们才能迎来新的伟大的时代。所以,现在的我们需要做的是坚守住自己的心。”

董校长走了,陆老三更乱了,他来到操练场,手里拿着他最近常用的枪。

枪这个东西,父亲从小就会教导他们使用。

只是成年后,他就不爱用了,更痴迷于文学。

“我们写文章写的再好,讲道理讲的再通透,可是一把枪,就什么也不是了。那我们学那么多到底是为了什么?”

陆老三举起枪对着靶子,喃喃自语。

突然,一只纤细的手从他手里抢走了枪,沈文渊把玩着手里的枪,“你说我们学那么多是做什么?”

沈文渊举起枪,枪口对准了陆老三,“枪可以在任何人的手里,可以对准敌人,也可以对准你!”

话音刚落,沈文渊一个转身,开了一枪,正中靶心,“我们做的就是让更多的人拿起枪,告诉他们应该对准谁。”

陆老三怔愣。

啪啪啪!

鼓掌声响起。

沈文渊回头,撞进陆泽那深沉的眼睛,立刻恢复乖巧的学生模样,“文渊给大帅请安。”

陆泽意味深长的笑着,“沈小姐是燕大的才女,怎么还遵循这些旧礼?”

“入乡随俗,客随主便,听闻大帅喜欢旧礼,文渊才如此,若是大帅不喜欢,文渊以后不做就是了。”

沈文渊不卑不亢的说着,陆泽大笑几声,似开玩笑的说道:“沈小姐枪玩的很好,不过行事稍微急了些。”

沈文渊警惕的看着陆泽,“大帅什么意思?”

陆泽没回答她,只是平静的说了三个字,“抓起来。”

很快,王副官带着一队列兵出现,枪齐齐的对着沈文渊一个弱女子。

“大帅!”陆老三大叫。

沈文渊死死的抿着唇一句话没说。

刑房,一个士兵拎着一个深棕色的行李箱过来,沈文渊一眼就认出了那是她自己埋在大帅府不远处大树地下的箱子。

士兵把箱子打开,除了几件衣服,里面的夹层是两把上了膛,装满子弹的枪。

陆泽问道:“沈小姐想杀谁?”

“大帅,这枪是我留着自保的不行吗?”

“行。”陆泽笑道:“沈小姐不讲实话,咱一个粗人也没办法。这样吧,我看上沈小姐了,要不沈小姐留下给我当十四姨太?在结婚前,沈小姐就别走了,安安心心的待在大帅府。”

沈文渊咬牙,“强抢民女,陆大帅就不怕天下人笑话?”

“我十三个姨太太都抢了,也不怕天下人多笑话一次。”

“我要杀的人与大帅府无关,请大帅放我一马。”

“你要杀谁?”

沈文渊闭口不言,“大帅,你要用刑尽管用,我一句话都不会说的。”

陆泽把玩着从沈文渊箱子里搜出来的枪,“告诉我,兴许,你要杀的人我可以帮你。”

“嗯?”沈文渊疑惑的看着她。

“你是和菲力少将一天进城的。前后脚,都是从燕京过来。”陆泽道:“沈小姐,你说这是巧合还是有预谋的呢?”

“你……是谁?”沈文渊蹙眉,目光来来回回的在陆泽身上游动,传言陆大帅斗大的字不认识几个,粗鄙没文化纯土匪,什么都不懂的二愣子一个,脑子简单就知道横冲直撞,也就是因为这样谁也不知道这二愣子能干出些什么不要命的事儿,没人敢招惹他。

可是这样的人怎么能这么简单就猜到她的目的?

“沈小姐还是谈谈自己吧。”陆泽抬起手,让人把她放了下来。

陆泽让人给沈文渊搬了一张板凳,让她坐下慢慢说。

沈文渊没辙只好老实交代了,陆泽越听眉头皱的越紧。

在陆泽穿越过来的半个月前,全国曾爆发过一次自燕大开始的游xing活动,为的是一个叫张燕的女学生。

那天下午,张燕和同学看完电影后走失,被当时喝醉了在街上游荡的菲力·道尔顿看见,拉进了暗巷中三个小时。

事后,燕大训导长兼先修班委员会主任委员说:“该女生不一定是北大学生,同学们何必如此铺张(激动)”,教育部部长指责受害者,‘为什么女人晚上要上街,而且还要一个人去!’

官员对菲力少将的包庇群情激愤,燕大学子老师自发组成you行队伍,抗议示威,各校同学陆续来燕大红楼操场声援。

之后,因为菲力少将是y国人,享有治外法权,华国无法审判,只能让y军设立军事法庭进行审判,y方要求张燕以证人身份出庭,并在在刑审中其代理律师不能就自己的遭遇发表任何见解。

审讯长达一个多月,最终菲力道尔顿无罪释放。

而沈文渊就是张燕。

她身为受害者在审讯中受尽刑讯和羞辱,而菲力少将却如同观光一样走完的全程。

她恨,所以撑着一口气,偷了枪跟着菲力少将来到了陆泽的领地,希望能杀了菲力少将,洗清她所受到的屈辱,报仇雪恨。

沈文渊眼底泛着泪光却没哭,哑着嗓子语气平静的说道:“你知道我被侮辱后的当天,警察署的警察是怎么做的笔录吗?我说,菲力·道尔顿qj了我,然后,啪一巴掌,我再说一遍菲力·道尔顿qj了我,然后啪又是一巴掌,那个鼻子上长着痦子的警察说分明是我勾引菲力少将,想赚钱。

我说,我是燕大的学生不会做这种事情,啪又是一巴掌,警察说我嘴硬还在侮辱高贵的菲力少将。菲力少将是军人,是大y帝国高贵的少将不会看上我这种下贱的女人。“

沈文渊说:“我的父亲是燕京大学赫赫有名的物理系教授,母亲是领事馆翻译,哥哥在m国从事大学学习,事发后,父亲气的中了风,母亲辞职带着他去m国进行医治,我恨他,我一定要杀了他。大帅,燕京不是你的管辖范围内,但是你也是华国人,我也是你的姐妹,今日,他欺的是我的身子,但是他后面的所做作为辱的华国上下所有人,辱的也是大帅您。”

条理清晰,逻辑清楚,情理皆备。

这就是燕大学生。

“你先安静的住着,再耐心等上一等,我会让你亲手报仇。”

三日后,寒风刮着每一个人,大帅府对外宣布陆大帅将迎娶第十四位姨太太的喜讯给这个冬日增添了几分不一样的颜色。

最新小说: 西游:从方寸山开始无敌 西游县令 洪荒人祖,开局加入聊天群 请老祖宗出山 我的洪荒太过艰难 御灵八佰 聊斋:大唐护道人 我竟是书中大反派 道启无灵 从白蛇开始天下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