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坏男人系统崩溃了 > 第81章 老师,你好(2)

第81章 老师,你好(2)(1 / 2)

“你违约了。”陆泽冷淡的说道:“你和学校签订的合同是在学校的规章制度下购买每个课的听课权。”

“你胡说八道, 你知不知道老子是谁?”

陆泽没跟他废话, 直接一个手刀劈晕了,然后锐利的目光看向呆楞的其他人, “好好读书,不要因为垃圾浪费自己的时间。”

大家愣了愣, 然后默默低下了头。

很快早读结束休息,陆泽走到小卖部买了两瓶墨水, 毫无犹豫的当着所有人的面从吴海脑袋上倒了下去。

吴海的跟班陈升火了,冲了过来, 一把打开陆泽的手,“你他妈是不是有病?”

“这不是你们最喜欢做的事吗?”陆泽反问。

“他妈的, 兄弟们揍他!”

陈升话音刚落, 赵刚, 王乐跟着他冲向陆泽,陆泽一脚一个,全踩地上, 手上的墨水翻了个个,瓶口向下, 倒了三个人一脸。

三个人本就疼的嗷嗷叫,这墨水一倒冷不丁的还吞了几口。

倒完了,陆泽把墨水瓶放在一旁,说道:“这次只是警告。下一次, 你们加诸在别人身上一分伤痛, 我就还你们十分。”

说完, 陆泽的目光看向一旁阴邪的李翔,李翔冲着陆泽一笑,挑衅意味十足。

而教室内的其他人面面相觑,仿佛不明白平日温和的老师怎么突然转了性。

早上第一节课是英语,于是在上课前,陆泽离开了教室。

吴海是在上午最后一节课才醒了过来,得知了发生的事情,一脚把隔壁桌子踹翻了。

那戴眼镜的男孩蒋涛被桌子砸中了脚,惨叫一声躺在地上。

吴海怒气冲冲的脸上全是戾气,“他妈的,都是你个杂种,害的老子被人给劈晕了!”

蒋涛是靠着助学金进来的,人长得瘦小,又时常会在放学后收集一些塑料瓶子,易拉罐什么的帮助家用,有一次被吴海看见了,就一脚把他收集的一大袋瓶子罐子全给踢了,然后哈哈大笑叫他垃圾男。

渐渐的,这个称号就在整个班级流行开了。

每一次有人和他打招呼都叫垃圾男,蒋涛也就越来越沉默,越来越不敢抬头,成绩虽然稳住了,却沦为了大家出气的垃圾桶。

吴海已经习惯欺压蒋涛了,万万没想到会因为这么一个垃圾桶被陆泽倒了一脸的墨汁,一下怒从心头,他脾气又暴,这一脚下去踢翻了桌子,结果蒋涛只是沉默着站起来,默默的把桌子抬了起来。

没有求饶,没有道歉,没有胆怯。

虽然卑微,却有着让人无法忽视的韧性。

“你他妈还敢捡!”吴海一脚踹在蒋涛的捡东西的屁股上,蒋涛直接摔了个狗吃屎。

“哈哈哈。”周围一片笑声,“垃圾狗吃屎,哈哈哈。”

陆泽站在门口看着,目光如山巅积雪般泛着冷光。

蒋涛继续沉默着爬了起来,再一次被吴海踹爬下。

吴海的跟班们哈哈大笑,其他的学生,或冷漠或嘲笑或胆怯的躲在一旁,人生百态,各有不同。

其实他能从蒋涛的眼睛中看出隐忍和潜伏的杀机,只是吴海强大的家世是他不能挑战的。

学校,是一个小型社会。

嬉笑声不断,助威声也不断。

吴海觉得自己胸口的那股子郁结之气总算出了几分,他一脚踩在蒋涛的身上,“老子告诉你,以后再敢告状,这就是下场!”

“老师~”

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声,吴海跟着声音看向门口,然后凶神恶煞的对着陆泽竖起了中指,仿佛在特别牛逼哄哄的对陆泽叫嚣,“你能拿我怎么样?”

陆泽走过来,冷声问道:“觉得自己很厉害?”

吴海嘲笑的抬着下巴,蔑视的看着陆泽,“老师,是他不小心摔了一跤,不信,你问问他。”

“不用。”陆泽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笑容,抓住吴海那高高抬起的下巴,微微用力,轻松卸了他的下巴,然后抓住他胸前的衣服,把他整个人举了起来,松手。

吴海那高大的身躯从半空中轰隆一声落在地上。

地上还有他刚才踢到的桌子椅子,肚子摔在了桌沿上,胸嗑在了桌角,整个人如同废了一般。

可偏偏,他的下巴被卸了,叫也叫不出来。

周围一片愕然。

陆泽突然讶异的咦了一声,“吴同学,你怎么突然摔倒,还把下巴摔脱臼了?”

“你胡说什么!”一号跟班陈升暴跳如雷,“你他妈,你信不信老子明天让人灭了你!”

“陈升同学似乎认为吴同学不是自己摔倒导致的下颌脱臼?”

陆泽淡淡的笑着,那笑容充满了恶意。

已经被揍过一次的陈升到底在心里留下了阴影,他脚步忍不住后退,声音有些发抖的说:“你你想怎么样?”

“其实我是个讲道理的人。”

陆泽手轻轻的放在他的肩膀上,“虽然,我也不是一个喜欢浪费口舌的人。”

“你他妈——啊——”

陆泽卸了陈升的下颚,一脚踢碎了他的膝盖,“既然我不喜欢浪费口舌又喜欢讲道理,那么我就用实际行动演示一下吧。”

陆泽指着趴在地上痛到浑身抽搐的陈升说道:“大家看清楚了吗?吴同学和陈同学都是因为地上的障碍物,走路没注意,摔了一跤,刚好下颌嗑在了桌角上导致脱臼。”

一室沉默。

“看来大家还没看清楚。”陆泽喃呢着将温和的目光投向了赵刚和王乐。

两人同时打了个冷颤,“老、老师,我们看明白了,不,不用了。”

“你们看懂了,大家还没看懂。”

陆泽一步一步朝着二人走去。

“够了!”第一排靠窗边坐着,长相冷峻的男人死死的皱着眉头,一身不容他人拒绝的气势,“老师,请你适合而止,他们四个人无论谁都是老师你惹不起的存在。”

“那你惹得起吗?”陆泽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身为整个班级成绩最好,家庭条件最好,最有钱最有权势的赵家小少爷,赵墨弈,对所有的事情一直以来都是冷眼旁观。

现在,突然站出来主持公道了?

“知道我生平最讨厌哪种人吗?”陆泽一手一个,把赵刚和王乐抓在手里,“在被欺辱者受伤的时候冷眼旁观,在欺凌者吃亏时劝人适可而止。”

两声惨叫,赵刚和王乐也趴下了。

“说白了,就是傲慢。”陆泽目光扫过周围的学生。

三两个集群,害怕时下意识的站位暴露了各自的小团体。

“因为傲慢,所以觉得蝼蚁不该得寸进尺。”

赵墨弈皱眉,“我没有。”

“不管有没有。”陆泽语气冷漠且平静的问道,“赵同学看清楚了吗?”

他皱眉不答。

陆泽看向其他人,“你们看清楚了吗?”

“看,看清楚了。”大家胆怯的应着。

“嗯。”陆泽点头,“既然看清楚了,现在告诉我,吴海他们是怎么受伤的。”

大家缩着脖子,声音十分的小,“是,是他们自己被地上的障碍物绊了一跤,刚好下颌嗑在了桌角上导致脱臼的。”

“乖。”陆泽冷漠的视线再次落在赵墨弈身上,“赵同学看清楚了吗?”

“好像赵同学没看清楚?”

陆泽轻轻的略带疑惑的说了一句,然后一步一步靠近赵墨弈。

赵墨弈警惕的后退一步,“我和他们不一样。”

“都是猎物有什么不同。”

猎物?

赵墨弈愕然抬头,目光陡然撞进陆泽的眼眸深处。

那真的是猛虎看着猎物的眼神,杀意凛然。

他毫不怀疑他现在说一个是字就会立刻落得和陈升他们一样的下场。

“不!”恐惧的压迫之下,赵墨弈脱口而出,“我看清楚了。”

“嗯,真乖。”

陆泽淡淡一笑,眼底冰雪消融,“同学们,把地上的桌椅书本收拾好,好好午休,下午第一节就是语文课。”

陆泽走到讲台上,“我想我们有必要重新认识一下彼此。我呢,叫陆泽,是你们这一年的老师,我喜欢遵纪守法,努力学习的好学生,所以以后的日子里,希望大家都乖一点,当个好学生,不要让今天的意外再次发生了。”

“老,老师。”穿着耐克限量版的武艺小声的叫道。

“现在是下课时间,你原谅你随意插话的不礼貌行为。”陆泽温和的笑道,“但是,如果是上课时间,希望你举手发言。”

“是,是。”武艺弱弱的问道:“那地上的吴海他们呢?”

陆泽看了看口水流了一地,不断挣扎的四个人,“出来两个他们的朋友,现在送他们去医务室。”

朋友?

原本就躲在教室后面的人齐齐后退一步。

别说跟吴海有仇的,就是跟吴海原本关系还不错的,现在也不敢向前一步说自己和吴海他们是朋友啊!

谁知道陆泽这个疯了的精神病说这种话是想干什么。

会不会是想一网打尽,把他们也弄成残疾?

他们有钱有未来,为什么要跟一个精神病硬抗?

等陆泽走了再去找校长反映情况,让家里父母出头不好吗?

“看来,没有人是他们的朋友。”

陆泽凉凉的感叹了一句。

闻言,吴海恶狠狠的眼睛死死的瞪着那一群贪生怕死的人,那可怕的眼神仿佛在告诉每一个人,等他回来了,他要他们每个人的好看!

“那就麻烦赵同学送他们去医务室吧。”

赵墨弈嘴角抽了抽,看了看地上三个一米七几的男人,他一个人搬?

还要来回三次。

这是故意折腾他呢?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赵墨弈认了,开始扑哧扑哧一个接着一个的背人。

下午三点,陆泽被叫去了教导处,一顿大骂,然后哀其不争的说道,“你看看你惹的祸事,等学生家长上门,你就等着吧!”

“最近辛苦主任了。”

教导主任不是什么坏人,只是一个职场上最常见的老油条。

陆泽虚心接收批评,死不认错,最后停职反省。

如果后续家长反应很厉害的话,辞退是免不了了。

趁着停职反省的这个时间段,陆泽搬出了教师宿舍,重新在校外租了一套公寓。

而高三三班平常比较狂傲的那些人心有余悸,不断在家里的父母面前倒苦水,催促父母向校方施压。

而那些贫寒子弟,没有人关心他们的意见。

终于在多方联动下的一周后,陆泽迎来了他的最新处理通知,复职复薪。

学校公告栏上赫然贴着一张宣传告示警告全校师生,吴海,陈升,赵刚,王乐四名同学因为在教室打闹,意外摔伤,以致胸部,腹部,腰部多处受伤,并且导致下颌错位,希望大家引以为戒以后不要在教室内追逐打闹。

本来公告栏的告示,看的人就少,更何况这份告示是一大早贴上的,看的人更少了。

最新小说: 人在山海:开局出生异兽岛 诡异修仙:我有一座藏书阁 江湖的游戏 然后是师尊 昆仑九公子 洪荒之给我个面子 带着全族成仙 君上这厢有礼了 开局苟到了剑仙 我们修仙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