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修真小说 > 坏男人系统崩溃了 > 第89章 皇兄(4)

第89章 皇兄(4)(1 / 2)

“明乐!”

见明乐始终不松口, 倪战急了,“你难道想和我分开吗?”

“我没有想和你分开。”明乐终于开口了, 说出来的话让倪战很欣喜,他温柔的说道:“明乐,这次委屈你了,以后我一定会加倍对你好。”

“我……”明乐想说,她没有答应去奉茶认错, 可是倪战完全没给她开口的机会。

这时,屋外突然传来金福的声音,“公主, 倪二少爷要鞭打百六。”

什么!

明乐慌乱的跟着金福来到了马厩, 金喜拉着百六的缰绳和倪恭对峙。

明乐小步跑到金喜身边问道:“怎么了?”

金喜横眉怒目的等着倪恭,“公主,倪二少爷要骑百六, 百六不答应,把他摔下马,他就让人把百六抓了, 绑起来,要用铁鞭子打百六。”

倪恭也怒道:“公主, 畜生这种东西不打不服,更何况百六连把我摔下马六次, 请你让我自己处置。”

“你怎么能打百六?”明乐护着百六, “它不让你骑, 你就不骑它不就行了吗?”

“二弟, 快向公主道歉。”一同过来的倪战一个劲儿的给倪恭打眼色,没想到倪恭正在怒头上,没看懂,竟直接说道:“公主,百六既然你已经送给我了,那就是我的了,我想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

明乐一惊,“我什么时候把百六送给你了?”

倪恭看向倪战,“大哥?”

倪战低着头,不敢看明乐。

明乐这时终于明白了,她声音颤抖的问,“阿战,你把百六送给人了?”

“明乐,你听我说,二弟马上要出发剿匪了,我是想着百六在他身边他能更安全一些。”倪战慌乱的解释。

“你怎么能把百六送人?”明乐悲伤的朝向他的方向,“我以为是你需要百六,才同意让它陪着你的!你怎么能骗我?”

“明乐,我是不想让你和二弟之间闹的不愉快!我是为了你好。”

“你骗我。”明乐护着百六,眼睛红红的,“百六是皇兄给我的人,不给任何人。”

见明乐眼睛里对他有了防备,倪战心一阵刺痛,想上前去拥抱明乐,明乐却只固执的抱着百六,警惕的看着他。

倪战心乱了,“好,百六是你的,我不给任何人好不好?明乐,你不要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等等!

“大嫂,你的眼睛好了?”倪恭突然震惊的问道。

倪战惊恐的看着明乐。

“是啊,好了,驸马爷很失望?”金喜出言嘲讽。

金福也冷言说道:“驸马爷,您是公主最亲近的人,你们是至亲的夫妻,结果还要别人提醒你自己的妻子眼睛好了吗?”

“明乐……”

“公主,百六被打伤了,我们带它去治疗吧?”

金福强势的拉着明乐走,公主性子太软,她怕倪战再多说几句,公主又心软了。

倪战呆楞的站在原地,看着明乐离开的背影,一脸的苦相。

明乐她是什么时候康复的?

为什么她的眼睛好了,要隐瞒他?

难道明乐不相信他吗?

御书房内。

长公主,睿小王爷,明郡王四个人恭敬的低着头站着。

陆泽一边批着奏折一边问道:“长姐,你和驸马最近可安好?”

长公主心头一颤,这个杀神怎么想起问她了?

长公主答道:“一切安好。”

“长姐,听说前不久你和驸马办了一场赏灯宴,邀请了不少名门淑女。”

“是。”长公主谨慎的解释道:“只是一些小女儿的游玩,并没有铺张浪费,请皇上明察。”

“听说明乐也很喜欢花灯。”陆泽状似随意的感叹了一句,“长姐,你是朕和明乐的姐姐,和驸马又是伉俪情深,有空带着驸马多和明乐亲近亲近,教一教她什么叫夫妻之道。”

听了这话,长公主总算松了一口气,笑道:“既然七妹妹喜欢,过几日我再办一个,请七妹妹也来参加,届时和驸马一起好好招待招待她。”

“长姐玲珑心,朕自然是放心的。”

陆泽说完,放下折子,看向睿小王爷,睿小王爷是先皇最小的一个儿子,现在才十二岁,人虽不大,架势却是十足的。

出门在外,铺张浪费,顽劣不堪。

然而,这只是伪装。

睿小王爷真正的目的是用放荡的外表让自己细水长流的活着。

陆泽也不揭穿他,只说道:“二十三弟,听说你上次砸了城西的布庄?”

原身残暴之名还在,陆泽前不久又才在朝堂上打开杀戒,睿小王爷胆子小,一听此话,立刻跪下,俯身道:“皇上,臣弟知错了。那布庄老板以次充好,臣弟是一时义愤。”

“朕听闻你前不久买了一条街,朕看你王府的银子挺多的。”

“没有没有。”睿小王爷急的满脸大汗,“都是蒙父皇和皇兄的福泽,赐了臣弟一些田地,臣弟才能维持开销。”

“朕只是随便问问,怎么这么紧张?”陆泽淡淡的说道:“朕看你不仅钱多,时间也多,你姐姐明乐嫁人后,平日里就是待在家里也没什么事做,有空多去看看你姐姐,带她出去走走,别总在屋子里闷着,容易闷出病来。”

啊?

睿小王爷迷茫的抬起头,骤然撞进陆泽那双深不见底的眸子,连忙应道:“是,臣弟遵旨。”

“明郡王。”

“皇上,您说,臣弟啥都干。”明郡王想得开,陆泽残暴归残暴,他一没作奸犯科,二没杀人放火,三不想谋反称帝,折腾不到他头上。

而且看现在的情形,他们被叫过来跟朝堂的事儿本身就没关系。

他主动交代道:“皇上,臣弟最近还是跟以前一样,没事儿就喜欢谈谈诗,对对酒令,喝喝茶,作作对子。没干别的。七妹妹,臣弟以前关注少了,是臣弟的错。臣弟明白皇兄的意思,都是兄弟姐妹,一家人,以后一定多和七妹妹走动走动,明儿我就带她去看画。”

陆泽勾了勾嘴角,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省事。

陆泽又叮嘱道:“明乐为人太过单纯,一些不必要的宴会不要拿去打扰她,记住了吗?”

“是,谨遵圣旨。”

晚间,明乐站在窗边练字,她心烦躁的厉害,只能靠着练字去平复。

而此时,金福和金喜两姐妹带着白翎卫把倪战堵在了院门口。

“驸马爷。”金福行礼说道:“公主现在不想见你。”

倪战道:“这是我的院子。”

金福:“驸马爷,公主现在不想见你。”

“你只是一个宫女。”倪战愤怒的伸手要推开金福,“我和明乐的事情轮不到你管!”

倪战的手抓住金福的肩膀,用力一推,竟然推不动。

他愣了。

金福说道:“驸马爷,公主现在需要安静,今晚请您在偏院休息。”

倪战伴着一张铁青的脸,目带杀气的说道:“我最后问你一次,让还是不让?”

“白翎卫!”金喜喝了一声,白翎卫的刀已经齐齐比划在了倪战身上,金福挑眉,道:“驸马爷,请你偏院休息。”

“这是明乐的意思?”倪战恶狠狠的瞪着金福,“是她让你赶我走?”

“驸马爷,奴婢再次提醒您,明乐公主是金枝玉叶,是皇上的掌上明珠,如果你再出言不逊,白翎卫可代皇上行教导之责。”

“好,很好!”

倪战愤而拂袖,转身大步离开。

倪母躺在床上,一直在等明乐过来磕头奉茶认错。

奈何等到了日落,等到了天黑,都还没等来,却等来了,自己儿子被赶出院子的消息。

岂有此理!

倪母头不疼了,腰不酸了,身子也康健了,带着人马浩浩荡荡的就去了明乐的院子。

然后遇到了持刀而立的白翎卫。

那刀在月光下泛着冷光。

白翎卫都是御林军百里挑一选出来组成的军队。

每个人都是身经百战,从尸体堆里走出来的,一列人站在那里,肃杀之气笼罩着整个院子。

倪母那嚣张的劲儿一见到白翎卫就萎了。

现在金喜守在院门口,金福陪着明乐。

仿佛是听见了院门口的动静,明乐问道:“金福,你有听到什么声音吗?”

金福摇头,睁眼说瞎话,“回公主,没有。”

明乐期待的看了看安静的门口,天都黑了,阿战还没回来。

他是不是生她气了?

是不是因为她没告诉他眼睛的事情所以生气了?

可是,她答应了皇兄不说的。

金福低着头,眼观鼻鼻观心,是公主说想安静的待一会儿,也是公主没问的,她什么都不知道。

倪母白着脸站在门口,见到白翎卫,声音先弱了三分,她外强中干的问道:“明乐……”

“你敢直呼公主名讳?”金喜使劲瞪过去,倪母立刻改了称呼,“明乐公主,人呢?”

金喜福身说道:“倪夫人,公主交代过想安静的待一会儿,请你保持安静,并且马上离开。”

“放肆……”

“嗯?”金喜瞪,使劲瞪,白翎卫的刀又往前举了几分。

倪母吞了吞唾沫,声音小了一些,弱弱的说:“我是她婆婆。”

金喜道:“倪夫人,容我提醒你一句。明乐公主是皇上的妹妹,皇上和公主是君,你只是个五品下臣的妻子,君臣为先,婆媳在后。”

“我不和你说,把明乐公主叫出来,我和她亲自说。”

金喜深呼吸,来到倪母面前,“倪夫人,我最后再说一遍,公主吩咐下来想要安静的待一会儿。如果你再在门口吵闹,我就让白翎卫割了你的舌头。”

“你——”敢字还没说出口,金喜就压住了倪母的嘴,“倪夫人,我是皇上的丫头,割了你的舌头,公主心软不会处置我,捅到了皇上哪儿皇上会保我。我如果是你就识时务一点,现在就闭嘴。”

说着,金喜从小腿那抽出一把匕首,直接亮出了刀锋。

大丫鬟拉了拉倪母,“夫人,老爷现在应该回来了,此时,他见不到你肯定在到处找你。”

倪母见金喜说的不像假话,心里暗自发誓,等下次见到了明乐一定要让她好好处置金福金喜两个丫头,否则她就让倪战休了明乐。

最新小说: 诡异修仙:我有一座藏书阁 江湖的游戏 然后是师尊 昆仑九公子 洪荒之给我个面子 带着全族成仙 君上这厢有礼了 开局苟到了剑仙 我们修仙之人 科学大修真